法律

庶女锋芒将门太子妃

2019-07-27 05:30: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97成亲前夕“噗……”轩辕墨听了这话,顿时笑出了声。www.paomov.com(恐怖悬疑)他没有想到潇洒如风纤云居然也不能免俗。不过,似乎意识到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他如此笑似乎不好,于是急忙收住,一本正经的又道:“好,负责,好好对你负责,一直负责到底!现在就对你负责好不好!”轩辕墨说着说着,低头便又吻了上来。风纤云被他那一笑,笑的有些恼羞成怒,原本打算再说点儿什么讨回点儿面子,可脑袋忽而又被他的手臂夹住,根本躲闪不及,被他吻个正着。接着,他便又翻身上来,风纤云睁大眼睛,呜呜的叫,挥动小手却捶打他,却被他一只大手将她那小手一握,另一只手也被他握住,放到头上,继而,他便用一只手抓着她的两只大手,另一只手在她的身上胡作非为开了。风纤云被他吻的七荤八素,好不容易他才离开她的唇,连自己想说什么也给忘了,只顾着喊道:“轩辕墨,你就是个禽兽!我……我……”“禽兽?居然骂自己老公是禽兽,那老公就禽兽一下给你看!哈哈……”轩辕墨愉悦的说完,低头又吻了下去……风纤云傻了眼,没想到轩辕墨非但是个禽兽,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无赖!不过……这样的他,她似乎……更喜欢!*两个时辰之后,轩辕墨才同风纤云从楼上走了下来。刚下了楼老鸨就一脸坏笑的走了过来道:“敢情二位是来我这儿私会的呀,二位放心,只要有银子,二位随时来都欢迎!”风纤云原本就有些羞涩,生怕被人提起,如今老鸨居然还如此赤裸裸的一说,她登时脸就红到了耳根。急忙低了头,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轩辕墨见她如此,勾起薄唇一笑,大手将她一览,对着老鸨粲然一笑,那双勾人摄魄的狭长眸子里,全的戏谑的笑意,他道:“妈妈可真是善解人意,日后,本公子定然多多惠顾!你可莫要忘了,要给本公子打折呀!”语气里充满了戏谑,带了些轻狂。老鸨一张脸顿时笑开了花,急声说道:“那是,那是,欢迎公子常来!”“嗯。”轩辕墨保持着微笑,点头嗯了一声,揽着风纤云走出了花满楼大大门。一出大门,风纤云立即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看着轩辕墨道:“看来,太子殿下还真是老手,很会同老鸨周旋嘛!”不由又想到当初的诸葛公子,可是日日逛青楼,风纤云心里就不舒服。轩辕墨岂会听不出她语言里的讽刺之意,却低头暧昧一笑,几乎贴着风纤云的耳朵道:“媳妇儿,以前的事,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何况,那时去妓院,不过是喝喝酒,看看舞蹈,别的,真的没有做过的。”他的语气暧昧,热气喷洒在风纤云的耳廓上,不由又令她全身一阵酸麻,急忙闪开点儿。意识到她的小动作,轩辕墨不动声色微微一笑,接着又道:“自从恢复身份,我可再也没来过。媳妇儿,你可别忘了,昨夜,是谁将自己的老公带到这里来的?如今,却贼喊捉贼,是不是有些过份了?”“你……”风纤云见他态度暧昧,顿时又羞红了脸,她其实也知道是自己想的太多了。可那不是由不得乱想嘛!不过,既然轩辕墨既然能跟她解释,她也不打算计较。再说了,如今可是在街上,众目睽睽,她可不想被人看笑话。何况车夫老钱一个早就来接主子,如今正在马车上看着呢。于是,风纤云说了一个字,不想再跟他计较,后面的话她硬是咽了回去,,不过还犹自不解气,回身瞪他一眼,这才上了车。轩辕墨摇摇头,耸了耸肩,狭长凤眸却依然弯了一弯,这才无比惬意的上了车。经历昨夜一出,轩辕墨如今还回味无穷,看着风纤云的时候,眼中流光溢彩,电流充足,令风纤云感觉自己如今在他眼里就如同一只香喷喷的烧鸡,那眼神恨不得一口将她吞进肚子里。不过一夜的功夫,很多的东西都变了。尤其是心里的感觉,似乎一下子拉近了许多,风纤云说不出来这样的感觉。心里却满溢着幸福之感。两人回到太子府的时候,已经下午了。一到太子府的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众婆子丫鬟,她们的手里捧着一些布匹,首饰之物。风纤云刚刚下了马车,那些人便半跪着行礼道:“给太子,风小姐请安。”“免礼!”轩辕墨将手一抬,道。“墨,她们这是做什么?”风纤云不明白,怎地突然来了这么多人,她们个个都面生的很,不像是太子府的人,于是问道。“她们是来给你量身做衣裳的。日后做了太子妃,定然是要穿些好一些的衣物才行。何况,我们成亲的时候穿的衣裳也要做的。看来母后已经开始着手咱们的婚礼了。”轩辕墨低头,对着风纤云柔声道。“哦,做衣裳么?”风纤云看了看那些布料,说道:“这也太多了吧!”“多吗?多就对了!我轩辕墨的王妃,定然是这世上衣裳多的,首饰多的,阔绰,气的王妃。我看一点儿也不多!”“……”土豪?不知为何,轩辕墨话音刚落,风纤云眼前便出现一个穿金戴银的自己,用现代话来说,就是“土豪”。轩辕墨自然没有意识到风纤云心中所想,说完之后,又对那些婆子宫女们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好好给王妃做几197成亲前夕套好衣裳。若是王妃不满意,本王唯你们是问。”“是。”那些婆子宫女听了此话,急忙答应一声,端着托盘下去了。见她们都走了,轩辕墨将风纤云一览,那双凤眸又看向风纤云的脸,戏谑道:“媳妇儿,我如此安排,你可还满意?”“嗯。”风纤云点头。心道:“这些事不过是小事,由着他安排吧。只要他高兴就好,何必在意。”轩辕墨将风纤云手一拉,笑道:“去量身吧。我也该去做事情了。”“嗯,好吧。”风纤云无比乖巧的说了声,便跟在那些婆子身后去了。轩辕墨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漫过无比的甜蜜之感,不由的唇角便勾起一抹笑意,这才神采飞扬的去了宫里面见他的皇帝老子去了。接下来的日子,忙碌又幸福。风纤云每日里不是被婆婆宫女们拉弄量身定做衣裳,便是被宫里来的姑姑带着学习宫廷礼仪,要不就是挑选珠宝首饰,或者学习一些厨艺技能。用姑姑的话来说,作为太子妃,她其实并不会经常用到这些技能,然而,作为一个日后要统领三宫的皇后来说,这些都是必须的。听了她的话,风纤云心中顿想,若是轩辕墨敢娶什么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她便马上离开他,再也不回来了!哼!然而,面上却一直挂着一丝假笑,应付姑姑。好在姑姑并未察觉自己说错了什么,教起礼仪技能来,还是异常卖力。转眼间,一个月很快过去,奇怪的是,自从那夜之后,风纤云再也未曾见过景阳,也没听说过她的音讯。由于忙碌,她根本无暇估计其它,每日里被那叫璎珞的姑姑折腾的,只要一挨枕头就睡着,连个梦都不会做就到了第二日早上。又是一轮新的开始。直到成亲的前两日,对风纤云来说的,魔鬼式的训练方才结束。第二日,终于休息了下来。皇后特意派了人来将风纤云接到宫里,说是第二日再由轩辕墨用轿子抬回去。早上才刚刚安顿好,皇后便派人传出话来。来传话的宫女在风纤云面前嘀嘀咕咕了许久,一口一个皇后娘娘说了……皇后娘娘又说了……皇后娘娘……直听的风纤云恹恹欲睡,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总之就是两人不能相见,见面会影响什么什么什么的一连串东东。风纤云自然没兴趣听那些教条,于是也就没记。作为一个现代人,她是不相信这些的。然而,她猜想,轩辕墨定然是遵守的。他是这个时代的人,自然不能免俗。因此,风纤云已经做好了今夜不见轩辕墨的打算。然而,整整一天,她心中却总是有些莫名的烦躁不安。仿佛要有什么事发生一般。弄的她整个人的坐立不安。燕儿见她神不守舍,还在一旁笑道:“小姐,不过才半日不见太子殿下,您就如此神不守舍,日后若是成了亲,这还得了?”说完,捂了嘴轻笑。风纤云打她一下,道:“你个死妮子,就知道胡说,小小年纪懂的不少,你呀没事跟幸碧多学学,看人家绣花绣的多好?”燕儿顿时缩了脑袋不吭声了,幸碧却在一旁又偷笑了。道:“小姐,燕儿同你说的是你自己的事,你反倒拉我了来,与我何干?”“就知道你们两个小蹄子是一伙的,本小姐今日不跟你们计较。算了,你们好好呆着,我出去走走吧。”见跟她们说不通,风纤云打算去后花园走走。“小姐,如今已是冬日,外面冷,您还是呆在屋里吧,我们不笑您了还不成吗?”燕儿听了风纤云的话急忙说道。“唉!我那里是同你们生气,我这心里也不知怎么了,无端端的甚是不安。该不会是要发生什么事了吧?”风纤云说不清心里的感受,这是觉得烦躁,同燕儿说了后,便披了件狐裘披风走了出去。外面果然起了大风,头顶乌云密布,云层压的很低,令人不由的感觉甚是压抑。皇宫里面她又陌生的很,独自在外面呆了一会儿,甚觉无趣,便又回来了。然而,心中的不安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加的浓烈了起来。9Ss5197成亲前夕

重庆治疗性病哪好
六安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松原白癜风治疗偏方
阳泉哪家专科医院治白癜风好
玉溪输卵管堵塞是什么导致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