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妙手狂医 第398章 让他欠我的

2019-12-05 06:35: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妙手狂医 第398章 让他欠我的

叶天暗幸自己命大,没有死在血樱手里,其实这厮并不知道,他已经在鬼门关里走了一回,连续八爆之后,他本应该好好体息,好好运功巩固一下,可惜他偏偏在这个时候身受重伤,所以导致体内那并未完巩固下来的真气开始失控,然后开始四处乱窜,因此差点毁了他。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古语有云,欲速则不达,叶天的连续八爆,等于一下子让他滋补过头了,这就好比一个人一餐只吃两碗饭,然后突然一餐之间就吃了六碗,其供求量远远超过需求量,因此,不出事才怪。

因为真气过于充足,叶天急需要发泄,敲这个时候有血樱在,这厮耻地将血樱圈圈叉叉掉,疑让他找到一个发泄口,所以他一次又一次的在血樱身上发泄着,连他也不知自己禽兽行为到底疯狂了多久,直到后停下来时,他整个人完没有了意识。

从某种意义上,血樱不止救了他一命,而是两命,可以很肯定的说,没有血樱给他发泄,必死疑,再有,如果血樱离开之前给他一刀,那也白搭,所以,血樱等于救了他两次。

闭上眼睛开始检查真气情况,这不查不打紧,一查之下,他马上呲牙裂嘴的笑了起来,麻痹的,轩猿气术何止进步一个台阶?简直是天大的进步,经过八爆后中庭等八个穴位此时也剖蓄着真气。

以他现在这情况,应该能打死一头牛!

看了看腿上的伤,不知何时已经停止流血,甚至伤口处还有结疤的迹象。

神功护主!

叶天忽然想到这么一句,想到这应该是神功护主,在主人受伤之时,轩猿真气就会主动进行调理。

麻痹的,这是什么神功?怎么如此牛叉?虽然练的过程中十分痛苦,但不得不说,他喜欢这门牛叉的神功。

这个时候,叶天非常希望能找个人来分享他的一切,经过八爆之后,估计他现在已经到达轩猿气术的第二层,对一些痛风之类的症状,估计会有非常在的帮助。

让他郁闷的是在他修练过程中并没有人指点他,其实他非常希望能找一个名师对他进行指点,总是这样横冲直撞,一次可以这样走运,第二次呢?还有第三次呢?难道也会如此有好运气吗?

运气十多周天后,叶天停了下来,自己身上的伤口已没什么大碍,不过为了保险,为了让自己械复,他还是一拐一拐的走到那条烂裤子面前,从袋里拿出药丸对伤口进行处理。

处理完伤口后

,叶天忽然想到一个非常严重问题,自己的衣服烂了,甚至就连内裤都烂掉,他该怎样离开?自己的早已不知所踪,丢失他可以不在乎,但那里面有很多血樱的照片,穿着各色各样的比基尼,就这样没了,他心痛。

以后再没机会找血樱拍那种照片。

那女人,为什么不杀他呢?该不会被他一番禽兽之下,她就开始喜欢他了吧?靠!这话拿去骗骗小学生还可以。

走出地下室后,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下,看天色已经很暗。

赤着身子的叶天将整个别墅上下都翻了一遍,硬是没找到一件衣服,就连都没有,这让他很抓狂。

沮丧的叶天坐在沙发上,没有,他怎样通知陈乐他们过来接人?让他就这样赤条条的走出去,他丢不起那个老脸,虽然现在已经三半夜。

叶天并不知道,此时距离他失踪已经整整过去三十六个小时,也就是说他在血樱身上发泄完后,这厮整整睡了三十多个小时,如此长的睡眠时间足于打破很多的记录。

对于他的失踪,外界已经有很多种传闻,其中传得凶的就是他已经被杀害,多半被抛尸大海。

一代牛人,就这样消失。

数人都知道,如果叶天还能活着,他有机会做一个伟大的人,当然,其实他现就是一个伟大的人。

叶天的失踪让很多人不甘心,也将很多人的计划打乱,尤其是天欣红颜集团,从昨天起,就不断客户进行退款,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大部份都要求退款,叶天死了,也就意味着再也没有倾城丸与丰胸丸。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很多人都没睡,这些关心着叶天的人,在没找到叶天之前,他们论如何也睡不着。

“爷爷,你说他是不是真的死了?”在叶天失踪三天三夜后,宁思绮终于开始担心起来,她太清楚叶天对宁家的重要性,论如何,叶天不能有事。

宁朋轻叹了口气,这几天他明显不怎么休息好,仿佛苍老许多,“机会越来越小了。”

宁思绮大惊,没想到爷爷也如此想,“那我们怎么办?”

“继续找。”宁朋知道,担心归担心,他还要尽力去找,只要一天证实不了叶天已死的事实,宁家就不会放弃。

宁思绮动了动嘴唇,“爷爷,你要注意身体。”

“我没事,你去忙你的吧,这些天辛苦一点,他对宁家太重要了,务必要找到他。”

“我知道。”这事不用爷爷说她也知道,宁家与叶天已经绑在一条战船上,一荣皆荣,反之,一损皆损。

此时,宁朋桌上的那部红色响了起来,宁朋赶忙抓起:“我是宁朋。”

宁思绮听到里的内容,她只是发现爷爷的脸色一连数变,说了几句后便挂断。

“是不是有消息了?”迫不及待的宁思绮问道。

宁朋看了孙女一眼:“情报显示,是日本人干的,日本忍者。”

宁思绮大吃一惊,忍者?那些人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叶天怎会惹上他们?

东城另外一幢别墅,司徒薇与他三叔司徒楚坐在一起,此时两人是大眼瞪着小眼,似乎谁也不服谁,两人都不想败阵下来。

终于,司徒楚苦笑一声,先行败阵下来,“小薇,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这样的决定会害了你自己。”

司徒薇毫不为意道:“我知道。”

“知道你还做?”司徒楚气不打一处来。

“这事谁也阻止不了我。”

司徒薇这副态度坚决的模样让司徒楚放弃了继续劝说的打算,“家里已经反对,你还要一意孤行?”

“正是因为家里反对,我才来找你。”

司徒楚苦笑:“我这里又不是银行,你找我也没用。”

有时候,司徒楚真想看看小薇的脑子里在想什么,那样的想法也竟然能想得出来,天欣红颜集团承建进程很,也正是因为如此,天欣红颜集团的第二期工程款已经用完,按照正常程序,她这个时候应该去找叶天或者程可欣,让他们将第三期的工程款打过来,以工期受阻,但现在问题是发生这一档事,程可欣人去了厩,就算她人在东城,恐怕暂时还没办法给第三期的工程款,仅昨天一天的时间里,天欣红颜集团的那型户退款人数就达到百分之七十,也就是说,现在天欣红颜集团根本拿不出工程款。

正是因为这原因,司徒薇没打给程可欣,而是私底下跟家人商量,希望家人能拿出一笔钱出来,但被拒绝,原因很简单,司徒家现在不好过,其次,没有哪个生意人会做这种生意,万一叶天真死了,将会血本归。

法说服家人,司徒薇就来找她三叔。

“三叔,能给我多少?”

司徒楚苦笑,似乎他根本就没答应要给她钱,她怎么先入为主了?

“一分钱我也不会给,小薇,不是三叔不帮你,而是三叔我根本力,你也知道,霸虎帮不做毒品生意,赚的钱不多。”

“那是你的事,我只想知道,你能给我多少?当我向你借。”

这下,司徒楚真没办法了,“你告诉我,为什么要为这样做?明天可能血本归,你这样做值不值得?”

司徒薇并没马上回答,而是低头沉思起来,很认真的思考一会儿,她忽然抬头:“我要他欠我的,欠我很多。”

司徒楚哭笑不得:“万一他真死了,怎么还你?”

“他不会,如果他真死了,那就让他下辈子还我。”

司徒楚有种想死的冲动,这样的回答让他抓狂。

“你想帮他,为什么不找欧阳幸月?她一定会同意的。”

“不行。”司徒薇摇头,“不行,这事我自己来。”

“可是一百亿的缺口,你能拿得出来?就算我帮你,也不可能拿得出那么多钱。”

“三叔,你借十五亿给我,多了我也不要。”

司徒楚差点没被呛得晕过去,他副身家才十五个亿,不得不说,司徒薇的眼光够毒的,她怎知他有十五个亿?

“加上我自己的钱,应该够支持一段时间。”

司徒楚叹了声:“小薇,你这是在玩火。”

“三叔,我后问一句,你到底肯不肯?如果你不肯,我以后不会再来烦你。”司徒薇说得很认真严肃。

司徒楚狂汗,这年头的人是怎么了?来借钱的比财主还要拽,动不动就开始玩威协。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张剑中
通辽市医院怎么样
宿迁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六盘水哪里有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看妇科病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