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覆云乱煜 第六章 斗剑

2019-10-12 21:09: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覆云乱煜 第六章 斗剑

“修行者……”

萧煜看着这两名老道,在心中默默想道。

呜呜呜呜……

远处因为夜幕落下而显得影影绰绰的山林深处,那些黑黢黢的树丛间,亮起点点绿芒,那是狼的眼睛。那是狼在嚎叫。

青景观小院中铺满了一层厚厚的深秋落叶,忽然一阵大风袭来,卷起漫天的黄叶,周围的树林也被吹得簌簌作响。

铿!

一声剑吟。

黑袍老道膝上的短剑跳跃一下,陡然飞起,化作一道白芒绕黑袍老道身周一圈后,破开漫天飞舞的黄叶,直刺白袍老道而去!

白芒破空,如驭风卷雷。所携带的剑气直接将天空中飞舞的落叶震成了粉末。

同时白芒急速飞行在身后又带起一股强大气流,将落叶的粉末席卷进来,形成一条肉眼可见的:“线”!

黑袍老道的飞剑,一出手,就已是风雷之威,泰山之势!

面对那道破空而来的白芒,白袍老道好似一无所觉,双目依然闭着。

他膝上横置的短剑却开始跳跃,开始鸣叫,好似一位狂热的战士面对对手一般的兴奋。

在飞剑临身的那一霎那间,白袍老道猛然睁开双眼,白袍老道原本浑浊的双眼,这一刻是如此的清澈,比那刚出世的婴孩还要清澈,如夜幕上的点点繁星。

铿!

也是一声剑鸣。

白袍老道的飞剑陡然而立,化作一道白芒,无声地飞出。

两道白芒在夜空下迅速相撞。

一处即分,然后各自游走。

黑袍老道拂袖,白芒再度气势汹汹而来

,白袍老道以不变应万变,只是虚剑以待,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黑袍老道那原本携带风雷之势的白芒,却突然一个诡异的急停,然后如一条鲮鱼一般游动起来。

黑袍老道的这一剑,看似势不可挡,如泰山压顶之势,其实走的却是诡异灵动的路子。

黑袍老道的飞剑瞬间变得飘渺起来,轨迹难以捉摸,灵活若鬼魅,倏地一声绕过白袍老道的飞剑,朝白袍老道而来。

白袍老道虽惊不乱,自己的飞剑也是猛然一顿,化作一道流光,如一白色灵蛇在夜空下舞动。

白蛇腾空,首尾互换。白芒的首尾相连,变成一个圆圈,套住了黑袍老道这诡异莫测的一剑。

黑袍老道抽剑而退,蜿蜒而去,在夜幕下游走起来,似是一条灵蛇要伺机而动。

白袍老道挡住黑袍老道这一剑后,却是先行出手,白芒激射而出,如藏蛇出洞。

若流星,如闪电。

黑袍老道的飞剑自是不惧。

两道白芒再次在空中游走交错。

铮铮铮铮!

一连串的金属交错之声在两名老道面前的空间中响起。

白芒的每一次攻击都是那般凌厉强横,似是要划破空间一般。

极限的移动下,两道白芒在两人间交织出了一幕剑。

……

铿锵!

两道白芒再次碰撞在一起。

有了防备的萧煜避开那亮的一瞬间,待到白芒散去,再朝天上看去。

两把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飞剑剑尖互抵,正僵持不下。

“师弟,你这是何苦。”这时白袍老道说话了。

这两人竟然是师兄弟,萧自然心中一动,难怪飞剑也是一模一样。

“哼。”黑袍老道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哎……”白袍老道长叹一声,神情复杂地看了黑袍老道一眼。

夜色渐浓,白袍老道的这一声叹息随着秋风散去,好似扩散在整个梅山之中。

黑袍老道闭上双眼,好似没有听到一般,沉默不语。

白袍老道不再说话,低下头去。

他的飞剑光芒大盛,瞬间压过了黑袍老道飞剑的光芒,开始一寸寸向前进逼。

黑袍老道的飞剑好似抵受不住白袍老道飞剑带来的压力,开始在空中剧烈的颤抖起来,发出嗡嗡嗡的鸣叫声。

白袍老道抬起头又看了黑袍老道一眼。

黑袍老道依旧沉默。

白袍老道摇摇头,缓缓闭上双眼。

同时他飞剑的白芒更盛。几乎要与天上那一轮明月争辉。

而黑袍老道飞剑上的白芒却渐渐退去,露出飞剑的本体,剑鸣阵阵,开始逐渐不支,被白袍老道的飞剑逼得不断后退。

黑袍老道面无表情,仍旧不语。

“喝!”猛然白袍老道大喝了一声。

他的飞剑如烈火浇油,白光蒸腾,连连向前。黑袍老道的飞剑颤动的更加厉害,哀鸣阵阵,不住后退。

这样争斗了一刻钟的功夫,黑袍老道的飞剑终是不敌,悲鸣一声,掉落下来。

就在黑袍老道飞剑被打落的瞬间,黑袍老道也是闷哼了一声。

见此,白袍老道却不追击,而是收回自己的飞剑。

“你我师兄弟二人斗了大半辈子,现在你我都已经老了,这样斗下去又有什么意思?”白袍老道幽幽道。

闻言黑袍老道沉默半晌后,终于缓缓开口道:“你我如今皆是半个废人,也谈不上谁比谁强,不过我就是要证明当年我是对的。”

黑袍老道说完,不见他有何动作。原本掉落在地的飞剑猛地飞腾起来,在空中画了道圆融的弧线,闪电般的划过长空,回到了黑袍老道膝上。

黑袍老道沉默的看了白袍老道一眼,长袖一拂,收起飞剑,一个纵身跳下偏殿,出了青景观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黑袍老道走后,白袍老道将膝上飞剑收回一个长约一尺的四方黑檀剑匣中。

然后起身跃下,落入院中。

老道向一直站在院中观看的萧煜稽首一礼:“今晚让萧居士受惊了。”

萧煜连连摆手还礼道:“今日能见道长飞剑神技,自是萧某三生之幸,何谈受惊之说。”

白袍老道微微摇头:“微末道行,怎敢当神技之称,萧居士谬赞了。”

“虽是如此,于我等凡人眼中却与神技无异。”萧煜说道。

“萧居士过誉了。”老道笑道。

萧煜犹豫了一下,然后拱手施礼道:“萧某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望道长答应。”

老道愣了愣,点头道:“萧居士但讲无妨。”

萧煜脸色郑重,长揖到地道:“萧某练剑十余载,常幕修行之道,今日得见,三生之幸。还望道长慈悲,传授我修行之道,萧煜感激不尽。”

一时间秋风涌起,将满地的落叶连同萧煜的话语带出去很远很远。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有哪些医生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手术费用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导医台电话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收费高吗

下一篇:青莲剑说 第226节

上一篇:车窗(散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