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寂静王冠 第三百九十五章 坚持

2019-11-08 05:05: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寂静王冠 第三百九十五章 坚持

五天后,轨道马车停靠在了阿斯加德南部的一座车站,几分钟后一辆轻型马车从车站出发,绕过城市的外围,沿着山路进入了庄园。

大门敞开一隙,很快在夜色中关闭。

萝拉推开车门,听见了海潮的声音。

诺大的庄园,人来人往,灯火通明。门口台阶上有人快步走下来,伸手将萝拉扶下车,如同体贴又绅士的管家。

“萝拉教授,路上辛苦。”

“理查?当年你在学院的时候,笑得有这么体贴过么?”

萝拉淡淡地说道:“可惜,还是太假,和你们的老板一样,令人厌恶。”

理查的表情抽搐了一下,忍不住移开眼神:“在下只是领死工资的公务人员,而且是连协议都没有的临时工,您就不要为难我啦。”

“是么?那改天我去第五部门找你的上司聊聊?”

萝拉反问,这话茬理查没敢接,只是半步给她带路。

他的样子小心又谨慎,就好像身旁的人不是看起来妙曼而优雅的贵族少女,而是一枚随时会爆的以太炸弹,择人而噬的食人巨魔。

近因为这件事儿倒了血霉的人太多了,他可不想成为其中的一个,就连麦克斯韦都没脾气,何况他一个小小的雇员?

早在叶清玄出事儿的第二天,校长就发现自己的私人理发师给自己刮胡子时,盒子里的剃须膏全都被换成了见血封喉的惨绿色毒药……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鬼知道这个女人还在多少人的脑子里种了暗示和自毁冲动,她要发疯的话,半个安格鲁都要陪着她一起跳进火坑里。

幸好,叶清玄没死,她没有发疯的机会。

一路行来,理查被身后那一道冰冷目光看的浑身发毛,忍不住加快速度,沿着庄园的道路和走廊前进。

海潮声渐进,带着初冬的凛冽寒风,道路两侧的绿植已经被染上了一层白霜,渐渐开始凋谢。

“他在里面等着你。”

理查为她推开了门,后退了几步之后悄然离去。

门后的灯光落在萝拉的脸上,她眼中的阴沉和疯狂不见了,神情变化,犹豫着,像是一个胆怯的小女孩儿。

“萝拉?”

略微沙哑的声音从门后响起了:“不要站在门口了,进来吧,”

在门后的房间里,空空荡荡,还残留着消毒药水的浓郁味道,海潮的声音从窗外传来。萝拉走进其中,却察觉到有人生活在这里的温度。

,她看向了露台。

在露台上,一个消瘦的背影坐在椅子上,沉默地注视露台之外的海潮,白发倒映着月光,不知何时已经变得很长。

短短的半个月分别,便像是经历了漫长的时光,萝拉依稀分辨出他的样子,却几乎快要认不出来。

她轻声叹息,从椅背上拿起了一条厚绒毯子,盖在他的身上。

叶清玄的手腕枯瘦且苍白,还残留着针孔和点滴的痕迹。察觉到萝拉的视线,他就将手腕藏进了毯子下面。

“让你看笑话啦,本来今天状态能好一点的,但医生不愿意给开管用的药,只能这么慢慢的养着。”

萝拉没有说话,不用脑子她都知道叶清玄要医生给他什么药。

那些看起来疗效惊人的药都是以透支身体和性命为代价的,换在其他时候就算了,以现在叶清玄的身体状况,吃那种东西,根本是自寻死路。

没有听见萝拉的声音,叶清玄笑了笑,换了个话题,伸手指向栏杆之外。

在远处的海面上,海潮澎湃,彼此碰撞时,便发出悠远又静谧的声音。在远处,海滨城市的灯火如同群星,倒映在海面上,便像是群星落入海中,雄壮又静美。

“这里是麦克斯韦的私产,不错吧?我现在才知道那个家伙这么会享受。”

他轻声感叹:“怪不得他一直喜欢哭穷。这么好的庄园,要是我,贪污学校的经费也要买。如果回头缺钱的话,我们可以向皇室写举报信,还能拿一笔赏金。”

“……”

萝拉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她低头看着叶清玄,伸手,摸了摸他的白发,叶清玄回头看着他,眼神静谧,不似那个初见时的稚嫩少年。

就像是铁石的雕像,棱角分明,沉默又安静,不再天真,也没有了软弱。

不知为何,看到那样的眼神看着,萝拉忍不住难过起来。

“还活着就好。”

她伸手抚摸着他的头发,从后面抱住他的肩膀:“本来想要见到你先打一顿的,你要听话

,听话我以后就不打你了。”

“恩,我知道啦。”

叶清玄点头,抬起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就这么任由她抱着自己,沉默地凝视着海中那一轮破碎的月光。

许久之后,他犹豫着,轻声问:

“萝拉,人没有心的话,还能活么?”

萝拉愣住了,抬起头看他。

在小源破碎之后,失去心脏的叶清玄已经无以为继,不要说成为乐师,就算是继续活着就已经很艰难了。

圣殿骑士团不惜工本的抢救他,耗费了多少珍贵物资,将他从濒死的状态下挽救回来。医生告诉她,他能够活下来是一个奇迹。

可谁都不知道这脆弱的平衡能维持多久。

所有人都在等,可叶清玄能够等多久?

叶清玄看着萝拉,眼神恳请,等待着她的答案,像是等待着终的审判。

“可以的。”

她凝视着叶清玄,轻声说:“只不过是没有心脏而已,相信我,叶子,你会活下去的。”

“是么?那就太好了。”

不知为何,叶清玄笑起来了,神情安慰:“那就太好了,我还担心被人当做怪胎呢。”

他伸手,掀开厚绒毯子,解开了外套的扣子,露出自己的胸膛

在心口的部分,还残留着细密的缝合痕迹。可在缝合线的下面,隐隐有红色的光芒静谧燃烧着。

它代替了心脏,继续地在他的胸膛中跳动着,支撑他的生命和呼吸,令他从死中得活,从地狱中挣扎而归。

“这是什么?”

萝拉呆滞地看着他的心口,视线穿透了血肉,落在它的上面,便看到了那嵌入他身体之中的鲜红水晶,那是无数复杂乐理具现而成的实物,代替了小源融入躯壳的器官。

她不可置信,几乎窒息。

“这大概就是让我能够继续活下去的东西吧。”叶清玄按住心口,轻声呢喃。

那是奇迹的结晶、传说的造物,炼金术师梦寐已久的力量,令铁转化为黄金,为死物赋予生命……

――贤者之石!

叶清玄闭上了眼睛,又一次想起了那一张稚嫩的面孔,那个从梦中醒来的女孩儿看着自己,露出笑脸,伸手,想要触碰他的脸。

“我想起你来啦。”

她认出了自己,所以将拯救自己的贤者之石放进他的怀中。

“不要死啊,叶清玄。”

这是她在耳边述说的呢喃。

所以,叶清玄活下来了,哪怕失去心脏,小源破碎,因为艾尔莎所给予的生。

“拉我一把,萝拉。”

叶清玄重新系好了扣子,抬起手:“休息的时间已经结束了。”

萝拉抿着嘴唇,伸手,将他从躺椅上拉起,却感觉不到多少重量,他的身体轻盈的像是枯柴。

叶清玄披上了外套,扶着墙壁缓慢地在前面引路,,推开了楼下的大门。

在宽阔的大厅中,一片寂静的繁忙。

十几个神色匆匆的记录员趴在角落中的桌子上俯身记录,查阅着一车又一车从书库中推来的资料,留下了满地的文稿,,在墙壁上的巨大地图上贴上标记。

在大厅的另一侧,半截墙壁被强行拆掉,破坏了原本统一的精致装修风格。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刚刚运送至此的巨型‘调律仪’。

石碑一般的调律仪楔入土中,金属导线贴着庄园外侧的墙壁延伸到天空上,扑捉着以太之海中的复杂讯号,传递讯息。几名戒律乐师正在对它进行细微调试,以保证它能够正常运作。

理查走上前来,将一封刚刚送来的信给他,信的封口上盖着黑色的火漆,叶清玄皱眉。

“猎鲸兄弟会的人失败了,没有留住。”

叶清玄点头:“毕竟是海上的走私团,上岸之后就不能抱有太大的期望,他们有说什么吗?”

“本来他们想要剩下的那一半钱。”

理查耸肩:“不过,你的那位副手华生先生割掉了他们会长的鼻子之后,他们就把预付金都退回来了。”

叶清玄拿过拆信刀,将信剖开看完之后,神情了然:“他们想赚钱,又不想惹麻烦,所以决定应付看起来容易应付的一边……理查,我们给钱给的太爽快了,被人当做了软弱可欺。

只割了一个鼻子,恐怕不够。”

理查似乎对那一位‘前军医’有不少了解,忍不住苦笑:“你这么说了,恐怕那个家伙鼻子以外的部分也留不下了。”

“都知道这是卖命赚钱的活儿,赚到了钱,还留着命做什么呢?”叶清玄低头,将那一封信撕碎,丢进了垃圾桶里。

“我们的客人现在到哪儿了?”

他抬起头,看向面前的巨大地图。

在地图上,标注着一个个血红的红点,就像是用血点出了一条曲折的道路。自南至北,曲折地向着大地的中心――圣城靠近。

还差一点……

“不远了啊,柯尔特,你要坚持住。”

叶清玄笑了,他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像是已经投入了那庞大的地图之中,伸手拨动着那一个个棋子,饱含着期待,轻声呢喃:

“一定要……再多坚持一会儿……”(未完待续。)

温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扬州治性病好的医院
武汉民生医院王会立
韶关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淄博治疗阳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