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君临星空第六百七十八章巨风战圣下

2020-01-24 01:04: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君临星空 第六百七十八章 巨风战圣(下)

“巨风战圣。”

房屋之内,韩东负手站在窗边,心境古井无波,静静观察。

房屋略有破旧,有些尘土。两扇窗户的材质比较落后,类似于宣纸窗,没法左右拉开或者上下推开,正常人只能老实呆着,看不清窗外景色。

但这与韩东无关。

以星光级的目力,哪怕虚弥考核有诸多限制,亦能眺望万米。

屋子内静悄悄的。

偶尔有清脆鸟鸣,一晃而过。

透过窗户,观察了半天,韩东得出结论:“小镇很安静,黑夜时分也没有哪怕一个小镇居民在外行走。”

是的!

一个都没有!

看来在战铠大陆,普通人对黑夜感到畏惧,甚至惊恐。

“人们异常恐惧的来源,就是黑夜怪物。”韩东摇摇头,眉宇间浮出一丝丝困惑……黑夜怪物到底是什么。

假如灵魂感知范围仍然正常,没有遭到虚弥考核的限制,他堂堂一位星光级根本不需大费周章,直接遨游云霄,探查四面八方,查清楚真相只是迟早的事儿。

以他的星光级实力,完全能够横行无忌。

战铠大陆,千米之内,他当属!

但韩东心中明白,他早已抵达人族殿堂。当前所处的虚妄世界,就是虚弥考核。哪怕恒宫级、虚洞级、甚至虚洞之上的存在,初次来到人族殿堂,也要经历虚弥考核!

虚弥考核因人而异,实力越强,考核越难。

虚弥考核千变万化,譬如星光级层次的考核,便有无数类型,根本不可能预知考核内容。

那么。

处于考核期间,不知具体内容,不知考核分数的衡量标准,韩东当然不想轻举妄动,一切谨慎为上。

“通过虚弥考核,不是难题。”

“关键在于虚弥考核的分数,分数越高,起点也就越高。这些时间我完全等得起,不可急躁,不可冲动莽撞。”韩东暗暗嘀咕,原本有些焦急的心情一下子平静如水。

修炼这么久。

偶尔享受悠闲时光,其实很不错。

置身于浩瀚星空,他仅仅只是星光级生命,显得微不足道。而在这个战铠大陆,韩东不需忌惮什么,只需考虑一点——尽可能的完美通过考核。

“那么。”

“我再看看。”韩东透过纸窗,望向外界。

黑漆漆的小镇,并无一丝一毫的光亮,没人点亮油灯,基本都在沉睡。

即使有人醒着,也属于失眠状态。

窃窃低语,正常人根本捕捉不到。

韩东目力强横,耳力亦是如此。早在蔚蓝地球的江南学府,他单纯依靠耳力,倾听宿舍对面的女生宿舍楼的细微声音,更且遑论如今。

“听听。”

韩东静心凝神,试图搜集信息。

……

“睡着了吗?”

“没睡着,激动啊,那可是巨风战圣啊!一位战圣,明天就要经过咱们小镇。”

“别胡思乱想了,你想拜师不可能的,咱们图兹公国的三位王子毕恭毕敬的献厚礼,想要拜师,巨风战圣依然不答应。巨风战圣应该是为了黑夜怪物降临的灾难日,才动身前往国都,只是路过我们小镇而已……”

小镇发展繁华,基本依靠这条中央大道。

极度宽阔的道路,贯通整个图兹公国,甚至通往公国之外,正因为中央大道的存在,小镇才渐渐形成。

先有中央大道,后有小镇。

自从小镇成型,再到如今,也就四五十年。

……

“黑夜怪物,它们快要降临了。”

“你平时丢三落四的,经常忘拿东西,这两天生死关头,千万别算错了灾难日的到来时间。”

“放心吧,整个小镇全都等着我算出具体时间,怎么可能出错?况且我问过那些经过小镇、中途休憩的战士战师们,两日之后就是灾难日,不会出错。”

黑夜怪物的降临,几乎每年一次。

每当灾难日开启,神明的神力遭到削弱,诡异神秘的黑夜怪物冲出战铠大陆底部的幽冥空间,肆虐黑夜,噩梦降临,这是人们一年当中为恐惧的日子。

要么侥幸存活。

要么人间蒸发,消失的无影无踪。

……

除了这些低语,还有轻轻呻吟,以及梦语呢喃,韩东没有再听,对于虚弥考核有了初步规划。

宇宙星空,以星球居多。

大陆形状的天体,实在罕见,很难演化生命,更何况大陆底部还有一个什么幽冥空间,违背常理,凌驾正常生命的想象极限。

天方夜谭,极度荒谬!

只不过,幽冥空间的传说也愈加验证韩东的想法——虚弥考核,只是虚弥幻境的演化,一切皆为虚假。

“等待巨风战圣到来。”

“而在此之前,先看看战铠大陆底部的幽冥空间。”韩东目光闪烁极尽锋锐的青芒,看向脚底下的地面。

嗤啦!

青色星光缭绕浑身,恍如煊煊烈日般。

五重造化光的全力一击,能够打穿星球表层,造成世界末日,此时汇聚在韩东一人之身,堪称无与伦比的力量。

只看青色星光轰然转动,愈演愈烈。

俨然山崩地裂,布满灰尘的房屋地面登时撕裂,悄无声息的分离开裂,星光级武术的伟岸,穿金裂石,不过等闲。

地面裂开!

似乎直通幽冥!

“下去看看。”

青芒一闪而逝,钻进地底。

宛若星空流星坠落星辰,贯穿所有阻碍。正是身躯笔直的韩东,一袭青袍漂荡,脑袋朝向下方,直接俯冲大陆底部。

由于速度过快,整洁青袍贴着背部。

海量的青色星光,充斥四方,显化锋锐至极的万剑洪流,分割下方的泥土石壁,撞穿地底物质,此时韩东几乎变成了前端燃烧烈焰的核弹头。

无论什么物质,无法阻碍韩东丝毫!

星光级生命的俯冲,甚至可以穿透星球地壳,遑论战铠大陆,但大约俯冲了三五分钟之后,韩东瞳孔紧缩,面色微变。

蓬!!!

他半转身,侧身撞在五彩屏障。

万籁俱寂之间,巨响诞生,青袍韩东被弹了上去,沿着万剑洪流撞穿的通道,直接弹起数千米之高。

“这是什么?”

韩东皱眉看向下方。

战铠大陆的底部,竟然有着一层无边无际的彩色屏障,仿佛不透明的薄膜将无尽泥土托在上方,万剑洪流没有撞穿。甚至在碰撞之时,五彩屏障没有泛起半点涟漪。

显然。

虚弥幻境有尽头。

这也符合韩东的设想,幻境怎么可能漫无边际:“不过,我一路俯冲,至少有五百万米的深度,为了虚弥考核而制造的幻境确实有些广阔。”

念及此处,韩东缓缓落下。

他抬起右脚,尝试性的踏落五彩屏障,发出砰砰的震天巨响,甚至凝聚星光向下砸拳,五彩屏障纹丝不动,依然无有涟漪。

“以我星光级的力量。”

“哪怕再坚固也要晃动,五彩屏障没有晃动,更无涟漪。”韩东彻底验证了猜想,摇了摇脑袋,身躯向上升腾。

恰如大鹏一日同风起,迎风直上九万里!

战铠大陆底部横亘彩色屏障,根本没有什么幽冥空间……黑夜怪物的传闻有虚假,不能尽信……黑夜怪物的真正来源有待商榷。

——

次日清晨。

早已回到房屋内部的韩东,盘膝端坐。

开裂分离的土地,修复完毕,顺势扫清了灰尘。随着时光流逝,窗外光线渐渐明朗,和熙温暖的光芒从屋外洒落进来。

落在韩东身前,形成少许光斑。

因为纸窗的原因,光斑有些模糊不清,时而晃动,衬托清晨时分的宁静氛围。

“天亮了。”

韩东睁开眼睛。

往来者的喧嚣声音,火烈兽噔噔经过的细碎声音,以及小镇居民开门走出,拖着沉重物品的摩擦声音,黑夜时分彻底消退。

白昼取而代之,小镇更加热闹。

尤其鸟儿的清脆啼鸣,彰显生机勃勃的活跃,哪怕坐在屋内,韩东也能感到小镇的生活气息。

“够真实的。”

韩东盯着地面上的光斑,沉吟虚弥考核的关键之处。

下一刻,窗外响起脚步声,希德牵着女儿小雨点走到门口,轻轻敲动房门。

韩东开口道:“进来吧。”

希德推开门,便是一愣。

希德不懂韩东为什么坐在地上,难道这是贵族们的习俗?可自己家的房屋地面沾满灰尘,没有绒毯,极易着凉。

他困惑,但没有多问。

反正贵族的奢华生活,确实很难想象得了。

“阁下,该用餐了。”希德笑呵呵的欠身道:“我们小镇落魄,食物也简陋得很,不知道您是否介意这个。

没等韩东回答。

小雨点挣脱父亲希德的拉扯,拽着韩东衣袖,嚷嚷着好吃的,仿佛在介绍推销似得。

希德作为父亲,皱了皱眉,急忙斥责道:“小雨点回来!”

“没事。”

韩东摸了摸小雨点的脑袋,与这只小萝莉四目对视,注视着瓦蓝颜色的清澈瞳孔。

——

庭院角落,搁着圆形餐桌。

上方房檐镶嵌一个长方形的厚重木板,大半部分木板延展而出,刚好遮挡餐桌,免遭雨淋,免得落灰。

桌面摆着三个清淡菜碟,两个外表红色的蛋。

尽管蛋壳没有剥开,蛋香却弥漫餐桌,若有若无的醇和清香,令小雨点眼睛亮了起来,马尾辫晃来晃去的。

“蛋蛋。”

这只名为小雨点的小萝莉,脸蛋通红。

她知道,这是红色羔鸟蛋,售价比较昂贵,去年吃过两次,今年还没有吃过呢。

“好吃的蛋蛋。”

小雨点费劲的咽唾沫,垂涎欲滴似得。

战铠大陆的人,十二岁即成年。

她只有四五岁,可发育很不错,相当于十二三岁的地球女孩儿,双腿站得溜直,白嫩嫩的小手攀着餐桌边缘,俨然一只等待喂食的小萝莉。

“你别吃了,让给客人。”希德瞪了眼女儿,推着简陋餐盘,上面搁有红色羔鸟蛋,推到韩东面前。

“咕咚。”

小雨点咽了口唾沫。

她没有嘟嘴,没有,也没有抬头看父亲希德。

犹豫了,思考了,沉默了,小雨点乖乖的挪蹭两步,与羔鸟蛋拉开些许距离,雀跃的泛红脸蛋恢复正常,极其听话,瓦蓝瓦蓝的眼眸盯着自己的小碗,歪着脑袋,半点不看红色羔鸟蛋。

这时。

韩东拿起其中一个羔鸟蛋,青芒悄然闪烁。

闻着还可以,只是蛋白质含量没有鸡蛋高,营养价值一般般……他慢条斯理的剥开羔鸟蛋。

咔嚓,咔嚓。

这是蛋壳破碎的声音。

听到清脆之音,小雨点攀着圆桌边缘,继续捧着小碗,只是玲珑白嫩的耳朵轻轻颤动,仿佛兔子耳朵般的可爱万分。

咔嚓,咔嚓。

韩东继续剥壳,蛋香更加浓郁。

随着微风吹拂,光线明亮,泛着清冷的空气充斥红色可口羔鸟蛋的清淡蛋香。

小雨点悄悄闻着,幸福极了,想象亲口吃到羔鸟蛋的情景,开开心心的埋头吃饭,捧着小碗不敢松开,生怕自己松开,就忍不住看向剥得光溜溜的羔鸟蛋。

庭院清静,外界声音喧嚣。

圆形餐桌破旧,密布繁多痕迹。

这只小萝莉勉强够着圆桌,乖巧的吃早餐,只是小耳朵轻颤,听着蛋壳碎裂的声音,仿佛就可以享受美食。

小镇比较穷苦。

虽然父亲希德是战士,但经济收入不多,羔鸟蛋属于食物,小雨点明白这些。

“吭哧,吭哧。”这只小萝莉正在努力进食,闭着眼睛,但却感到蛋香逐渐靠近,凑到了嘴巴面前,仿佛苍天掉落羔鸟蛋,喜悦冲昏了脑袋。

下意识的张口,咬了咬。

竟然吃到了一个羔鸟蛋。

“呜,呜呜!”

小雨点急忙睁大眼睛,捧着小碗的双手,茫然无措的搁在餐桌,有点犯了错的畏惧,看向面带微笑的韩东。

韩东笑了笑:“吃吧。”

小雨点哪敢吃。

她咬着香喷喷的蛋,悄悄瞄了眼父亲希德,登时着急了,迈动小短腿跑到韩东旁边,呜呜呜的踮着脚,张开小嘴,想要把羔鸟蛋还给韩东。

韩东:“……”

希德:“……”

小雨点:“呜呜,呜呜呜。”

“你吃吧。”韩东摇头失笑,揉了揉小雨点的脸蛋,手感,那双瓦蓝瞳孔更有非常纯洁的天然气息,虽是幻境,却有真实感。

圆桌对侧,希德的低沉声音也传了过来:“吃吧。”

看到女儿的举动,他吓得全身汗毛竖立。

在希德眼中,韩东是贵族,自己女儿这么冒犯贵族,太危险了。要么触怒贵族,要么碰到喜好古怪的贵族……希德打了个寒颤,不敢再想。

客观来讲。

这只小萝莉洗白白之后,确实极有吸引力。

“呜。”小雨点想了想,再次抬头瞄了眼韩东,然后回到原本的位置,细细咀嚼羔鸟蛋,异常快乐的神情根本掩饰不了。

她这边吃着蛋。

父亲希德却心惊胆战,正要向韩东道歉。

轰隆!

地面震颤了一下!

轰隆隆!

大地再次震颤,房屋轻微晃动。中央大道的遥远处,竟然传来巨大隆重的轰鸣音,仿佛连绵不绝的战争洪流。

人未至,气势已然席卷。

众多火烈兽的嘶鸣,整齐肃穆的踏落声音,再加上如此震动,希德瞬间动容并且站起身:“巨风战圣!”

“太好了。”

韩东也站起身。

哪里好了,战圣来临,稍有不慎就是灾祸,希德脸色茫然的看着韩东:“啊?”

韩东露出笑容:“我等他很久了。”

什么?

没有失忆?

这位韩东阁下与巨风战圣有什么关系吗?

希德懵了,嘴巴塞满羔鸟蛋的小雨点也没听懂,抬起瓦蓝眸子,呜呜呜的开不了口。

言罢。

拿开陈旧木凳,韩东探手拿起第二个红色羔鸟蛋,轻叹指尖,瓦解所有蛋壳,全数剥落,笑呵呵的递给小萝莉:“这个也给你……慢慢吃着,我去去就回。”

“呜呜?”

小雨点捧着羔鸟蛋。

“韩东阁下?”

希德面色惊疑不定。

只看韩东转身迈步,幻影般的离开房屋,一步横渡三十米,来到中央大道的正中央,清朗声音如雷鸣,整个小镇皆可闻:“谁是巨风战圣,我有事问你。”

刹那间,响起无数道斥骂声音。

“放肆,速速让开!”

“好大的胆子,冲撞战圣,谁都救不了你!”

“估计又是一个妄想拜师的无知年轻人,直接抽飞,别耽误巨风战圣的行程,更不可影响巨风战圣的行程。”

约有上百只火烈兽,骑乘战士战师还有战王,可谓是万马齐喑究可哀,没人能够拦截这等洪流。

他们相互沟通,眨眼间得出结论。

不杀,但要惩罚,抽飞这个拦在道路中央的年轻人。

火烈兽洪流,继续前行,没有停止。

而此时,诸多火烈兽中间有着一个华贵华美的座驾,棱角分明的座驾,镂空的精美窗户,八个坚固的车轮,由十二匹火烈兽拖拽行进。

雪白绒毛织构而成的窗帘与门帘遮挡了尘埃沙石,座驾内部坐着两个身影。

高大魁梧,两米多高的中年人正是巨风战圣。他喜怒不形于色,微微睁开眼睛,看不出情绪波动。

“有人拦路?指名找我?”

巨风战圣面色平静,抬了抬眼皮。

坐在旁边的人影相对年轻,头戴雪白王冠,王冠表面镶嵌两颗名贵钻石,做工精细尊贵,更有非凡意义:“战圣大人,您的威名传遍公国上下。这一路,多少人想要拜您为师。”

坐在巨风战圣旁边的年轻人正是二王子!

图兹公国三个王子,属二王子的能力强,也是有可能执掌公国、继承大位的王子。

二王子低笑道:“此次黑夜降临的灾难日,国都人心惶惶,幸好有您到来。”

“呵。”

巨风战圣不置可否,意味不明的轻笑两声。

他身材魁梧,大马金刀的端坐,渗透大刀阔斧的战圣气势,让人猜测不出他的内心想法。

实际上。

巨风战圣对图兹公国很不满。

拜师也就算了,指名拦路,已经超越这个范畴,简直在挑衅战圣的威严。

若不是念在此地隶属图兹公国,而且有二王子陪同,巨风战圣早已拉开雪白帘子,亲自出手,加以惩处。

二王子擅长察言观色,顾不得座驾颠簸,急忙起身行礼道:“战圣息怒。”

“恩。”

巨风战圣淡淡哼了一声,闭上眼睛。

告罪之后,二王子抢步来到座驾窗户旁边,掀开雪白帘子,探出脑袋,看向前方想要拜师的无知年轻人。

二王子观察了一下,正待吩咐下属。

正当此时。

韩东背负双手,再次发问:“谁是巨风战圣。”

紧跟着,空气发出轰鸣,如同羸弱棉帛,当场寸寸撕裂,唯有青色身影迎风而至,脚踏风雷电光,睥睨红尘俗世,以不可一世的强横姿态降临洪流面前。

尘土激荡,空气轰鸣,回荡整个小镇子。

大量尘埃土石,以及花花草草全都飘洒周边,宛若恭迎神祇驾临凡尘的万物臣服,沉浮在中央大道的两侧,浩浩荡荡的分不清。

韩东本想低调,谦逊。

但此处是虚弥幻境,倒不如纵情尽兴,他再次迈出一步,青色星光显化九霄银河垂落中央大道,苍穹帷幕升腾,凝固了天地众生,青色湛耀在所有人的脸庞。

正如神威临世,青芒遮耀半壁天穹!

刚过清晨的喧嚣小镇,似乎按下了暂停键,定格在了此时此刻。

寂静!

无与伦比的寂静,人们惊呆了!

恰逢二王子的脑袋伸出座驾,彻底僵硬,仅能满脸呆滞的歪着脑袋,象征尊贵的雪白王冠逐渐歪斜,缓缓掉落,恍如慢动作的寂静画面:“???”

仁怀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山西白癜风医院有哪些医生
海口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武汉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韶关男科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