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大玄武 第五百二十四章 献祭

2020-02-15 18:33: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玄武 第五百二十四章 献祭

“其他暂且不说,仙魔岛的特性相信大家都清楚,通道打开之后,多只允许二十名修者进入,且修为必须低于元婴通玄境。”

南海三仙另一位,玉妍仙子说出此话,美眸看向姜清风,淡淡又道:“按照我们之间约定,双方各派十人进入岛内,这没问题吧!”

“此番开仙魔岛,我方耗财力多,人手也是倍于你们三仙岛,玉妍道友如此分配,似乎有些不公吧!”七祖之中,碧潮真人冷声反驳,似乎对玉妍仙子的提议很不满意。

“道友是想反悔?”

玉妍仙子听后,目露精芒,脸上挂满寒霜。其余二位,也是冷笑不语。

“当年的约定已经过时,如今,应该重分配进入仙魔岛的名额,这便是我沧浪岛现在的立场。”碧潮真人说出此话,满脸傲意,道:“如果三位道友不服,咱们可以通过斗法来决定。”

“怕你不成!”

玉妍仙子怒目相视,玉手一伸,悬浮在不远处的金色宫殿立刻向后倒飞,其人也在瞬间出现在天空一朵云彩上。

“碧潮,本座倒想看看,这几百年来你可有长进!”

脚踏流云,玉妍仙子人如其名,宛若九天仙女,傲立在云端之上,向碧潮真人发出挑战。后者听了眉头扬起,娇躯一晃,便欲应战。

却在此刻,姜清风伸手拦住碧潮真人,哈哈一笑。冲着立在云端上的玉妍仙子,大声道:“我五妹行事莽撞。还望道友息怒,以你我两家和气为重。”

说出此话,他语气一顿,看向三仙之首玉玄子,又道:“废话本座也不多说,还是按照昔日约定,开仙魔岛之后,你我双方各派十人进入。如何?”

玉玄子听后,脸色顿时一缓,点头道:“好。”

这时,玉妍仙子飞身落下,脸上不忿之意消失敛去,只是看向碧潮真人的眼神,还是充满了不善之意。后者也是如此。看得出她们之间似有过节,相互仇恨不小。

舫舟上发生的一切,都被一股神秘力量遮蔽,令得下方修者从察觉。他们心里只是奇怪,到了此地已经多时,为何不见上面发号施令。有所动作。

“我们可以开始了!”

终于,在一道苍老的男子声音响起后,九道流光射出,排列有序,间隔千里。悬立在天穹上。

霍玄运转灵目,眺望看去。立刻发现包括姜清风在内,沧浪岛和南海散修联盟九名元婴强者齐齐出动,每人手持一面令旗,周身散出磅礴如海的威压气机,悬立天穹。

“他们所在位置……”

霍玄心中一凛。这九名元婴强者站立的下方,正是深埋在海底的九根银柱的位置。没等他仔细推敲,却见姜清风九人,手掐法印,挥动令旗,一道道炽白光柱直透而出,打向下方海面。

轰隆隆……

多几息工夫,便有阵阵巨响从海底传出,霎时,狂风呼啸,波涛汹涌,一"bb"巨浪突兀形成,层层叠叠,排山倒海般向四周席卷而来。

惊涛骇浪,威势惊天!

此刻,乘坐巨型海兽浮在海面上的众多沧浪岛修者,尽皆惊骇难当。入眼看去,数百丈之高的巨浪拍击而来,如此威势,根本法抵挡。

“升空!”

一道道厉喝声响起。片刻间,只见一头头巨型海兽脚踏妖云,腾空而起,避过席卷而来的巨浪,悬立在半空中。

海兽背上的众多修者,这才缓了口气,有些胆小的人,却是仍旧一脸煞白,冷汗直冒。

轰隆隆……

此刻,海底传出的巨响越来越密集,同时有九道银色光柱透出,直冲云霄。在数道目光注视下,九根巨大银柱从海底升起。

这九根银柱呈环形排列,笼罩近万里海域,伴随着银柱不断向上升起,其围在中间的海域开始发生异变,汹涌海水朝四周奔腾涌去,黝黑礁石逐渐浮现,开始只有数百丈方圆,慢慢地……礁石显露的面积越来越大,直至一整座岛屿浮出海面,呈现在世人眼前。

咔!咔!咔……

直到岛屿完浮出海面,其四周环布的九根银柱方才停止上升之势,这时,姜清风等人也收起令旗,回返舫舟之上。

“仙魔岛!”

此刻,霍玄极目看去,脸上尽是惊喜。面前出现的岛屿,面积足有上万里,四周黑气缭绕,浓黑如墨,遮天蔽日,让人看不清岛上的景象。

却有一股股嗜血狂暴的气息,迎面扑来,旁人或许还没有多大感应,霍玄却是立刻察觉到,心底深处立刻腾起阵阵狂躁难安的情绪。

深深吸了口气,他硬生生压制住负面反应,平复心绪。他清楚,这是隐藏在自己神魂深处的一缕魔性,受到来自仙魔岛四周的魔灵之气刺激,所引发的躁动不安。

“沧浪岛修者听命,所有人出动,进入此岛,胆怯逃避者,杀赦!”

就在此刻,姜清风苍劲有力的话语声响起,传荡天地,清晰可闻。旋即,只见他站立在舫舟前端,大袖挥出,遥遥一指,一道蓝光射出,在半空化成巨浪潮汐,汹涌澎湃,径直朝岛屿正面袭去。

轰——

巨响声中,潮汐巨浪立刻撞击在笼罩岛屿前方的浓厚黑气上面,顿时,黑气缭绕,翻滚涌动,剧烈躁动起来,只是片刻间,便形成一足有百丈方圆的黑气漩涡,如名怪兽大嘴,深邃恐怖,展现在数道目光面前。

“去!”

此刻,在姜清风一声令下,数千道人影率先从海兽背上腾起。驾驭遁光,直扑而去。这些人都是沧浪岛本岛玄师。个个看上去年纪不小,此刻都是满脸悲壮,冲向前方那黑气漩涡。

他们刚刚临近,便见到黑气漩涡内部突生异变,洒出数黑丝触手,裹住他们的身体。

啊啊啊……

一声声凄厉惨叫响起。这些沧浪岛玄师在黑丝触手缠绕下,躯体瞬间爆裂,化成血雾融入黑气漩涡之内。只有极少数人冲了过去。其身影也是瞬间便被黑气漩涡吞噬,影踪,销声匿迹。

“啊,怎么会这样!”

“这哪里是在捕猎,分明是想让我们送死!”

见到如此惨烈一幕,此刻,海兽背上所有招募来的修者。惊恐万分,尖叫声不断。

“岛主有令,你等速速出动,冲入岛内!”

霍玄所在的龟鳖巨兽背上,一黒髯中年人突兀现身,其刻面带寒霜。悬在半空,俯视看向众人,厉声喝道。

“如有违抗,杀赦!”

此人来到之后,目光如电。锁定龟鳖巨兽背上靠后的一名武者,挥手祭出一道寒光。将其当场斩杀。被杀的武者,就在刚才准备偷偷逃遁。

这种情况不止在灵鳖岛这边发生,其余诸岛修者乘坐的海兽背上,同时出现沧浪岛金丹玄师的身影,威逼恐吓,驱使那些招募修者冲向黑气漩涡。

前生机,后退路。这些招募来的修者心生绝望,不少人戾气爆发,竟然将矛头直指那些逼迫恐吓的金丹玄师,向他们发动狂猛攻势。

“拼了!干死沧浪岛这帮杂碎!”

“就算死,也要拉上他们当垫背!”

这些招募修者基本上都是散修,平日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一经爆发,战斗力极其凶悍,几十人甚至上百人联手之下,沧浪岛那些金丹玄师也是难以抵抗。

“你们这帮蝼蚁,尔敢心生叛意!”

一只只大手突兀出现,轻轻一挥,招募修者攻势立刻消解,再一挥,数人影从海兽背上被卷起,直接扔入黑气漩涡之中。

“此岛乃是上古仙人遗迹,尔等进入虽然凶险不小,却也有机会获得上仙缘……进一步,或许可以攀登上,后退者,绝活路,如何选择,你们自己决定!”

姜清风的话语声,此刻悠然响起,回荡天地。下方那些招募修者听后,顿时失去反抗念头,不少人好似认命,腾空而起,冲向前方深邃幽暗的黑气漩涡。

在沧浪岛强力打压下,他们根本没有反抗之力,认命,或许是的选择。

霍玄此刻,也是腾空而其中,冲向前方的黑气漩涡。他比谁都清楚,趁此机会潜入仙魔岛,乃是佳时机。

片刻后,他逼近黑气漩涡,一股强大吸力袭涌而来,同时,数黑丝触手迎面缠了过来。没有多想,他挥起一拳轰去,强大的震荡之力,层层叠叠蔓延而去,所过之处,黑丝触手尽皆崩溃消散。

身旁其他修者,就没有这份实力,在黑丝触手缠绕下,肉身爆裂,化成血雾融入黑气漩涡之内。

“玄火道友,救我!”

耳畔传来呼救声,霍玄眼角余光看去,却见洪九杜阿黑二人,就在身旁不远处,此刻都是被缕缕黑丝缠住,命在旦夕。这两人之所以能暂时抵挡住黑丝触手攻势,凭体外价值不菲的防御铠甲,以及身下翼龙傀儡激发出的防御护罩。

不过,他们身下的翼龙傀儡已经灵光黯淡,折损毁去,两重防护只剩一重,看样子也支撑不了几息。

霍玄见了,脸上闪过一抹犹豫,终于,他还是出手相救。

一拳轰去,层层震荡之力袭涌而去,如剥丝抽茧,立刻将缠在二人体外的黑色触手摧毁,他们本身却没收到半点伤害。同时,霍玄身形一晃,整个人立刻化成流沙尘暴,卷席洪九二人,朝黑气漩涡内投去。

在他们冲入黑气漩涡的一刹那,霞光一闪,便再也不见踪影。

“三仙岛门人听令,给我冲!”

在沧浪岛修者冲向黑气漩涡之际,另一边,三仙岛的玄师也开始行动起来。一道道人影从金色宫殿内腾空而起,悍不畏死。径直冲向黑气漩涡。

这些来自南海联盟的散修,个个也是年纪偏大。自身修行潜力耗尽,在得到联盟高核心层亲口承诺之后,悍不畏死,舍身求仁。

一声声凄厉惨叫,此起彼伏,响彻天地。

人群化成的洪流,源源不断冲向前方的黑气漩涡,伴随时间推移

。黑气漩涡还是由浓转淡,一个通往岛内的门户,若隐若现。

终于,在后一名修者消失后,黑气笼罩的岛屿出现一个破口,目光看去,可见血红色的天地。还有同样色泽的山岩礁石,猩红可怖。其中,还有缕缕浓黑如墨的雾气缭绕盘旋,充斥了嗜血狂暴。

“鸿儿,记住爷爷的话,进去吧!”

在姜清风话语落下后。站立其身旁的姜鸿躬身一礼,旋即,双脚一跺,化成流光破空而去。紧接着,在其身后又出现九道流光。紧随而去。

另一边,金色宫殿内也射出十来道流光。领头是一名蓝衣女子,几乎跟姜鸿不分先后,穿过黑气缺口,进入岛内。

唰唰……

一道道身影进入。当只剩下五道身影之时,骤然,异象突变,一股形大力弥漫散出,将剩下五人尽皆飞。

“怎么回事?”

金色宫殿内,传来玉玄子惊怒的话语声。这剩下五人,有四人是他们南海联盟的玄师。

“刚才献祭,有五人闯过魔气漩涡,按照仙魔岛特性,我们双方只有十五人能进入岛内!”

姜清风站立在舫舟上,目光死死盯向下方岛屿,缓缓说出了这番话。

“怎么可能?”

惊诧的话语声未落,人影一晃,玉玄子三人已经出现的舫舟上。

“为何不可能?”

姜清风反问一句,随后目光闪烁,沉声道:“以魔气漩涡的威力,金丹玄师有三成把握闯过去,元丹武者凭借霞气护体,有五成把握能闯过去,如果是魔修,哼,不用本座明言三位道友想必也清楚!”

“献祭之中,我们南海联盟没有派出一名金丹玄师!”玉真仙子淡淡道。

“三成的活命机会,我沧浪岛也不可能有金丹玄师愿意冒这份凶险!”姜清风回道。

对于他的话,玉玄子三人倒没有质疑,金丹玄师对于任何门派家族来说都是中流砥柱,失去一名,都是难以弥补的重大损失。

“难道说……有魔修潜入?”

玉玄子说出此话,脸上尽是凝重神色。

姜清风点了点头,缓缓道:“不瞒三位道友,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发现有魔修潜入,故而才决定尽开仙魔岛,以引来多的麻烦!”

“此事为何不早说?”

玉玄三人听后,脸色都是一变。

“当年斗法,我三人棋差一招,败在姜道友手下,输掉了仙魔岛看管权,这也就罢了……如今你们未尽看管职责,引来魔修潜入,这对我们双方来说乃是极大的隐患,如果出了差池,谁来负责?”三仙之中,脾气不好的玉妍仙子,此刻柳眉倒竖,大声斥责。

“仙子放心,以仙魔岛的特性,如果潜入的魔修道行堪比吾等,定会有异象发生……如今看来,多也就只是几个魔崽子,不足为患!”

话到此处,姜清风看向玉玄子,嘿嘿一笑,语有深意又道:“久闻玉玄道友门下有一高徒,号称南海金丹修者人,昔日游历海外,有过对战三头妖王不落下风的战绩,如今对付区区几个魔崽子,还不是易如反掌!”

玉玄子听后,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淡淡回道:“姜道友的孙儿也不简单,双瞳泛红,魔气外露,哼,比起他来,我那徒儿可要差得远了!”

姜清风听后,也是神情一滞,随后仰天大笑起来。

…………

在穿过黑气漩涡之际,霍玄只感觉一股狂暴力量袭涌而来,直欲碾碎他的身体,法抵抗。心念转动下,他几乎没有多想,体内五大元丹剧烈旋转,瞬间散出五彩霞光,将他连同洪九二人,牢牢护住。

元丹霞气,乃是元丹武者独有的手段。也可以说是神通,由自身体内元丹催动而出。妙用穷,其中大的体现,便是能抵御任何外力攻击。

霞光一闪,辟易万法。

这说法虽有些夸大,不过却也体现出元丹霞气强大的抵御能力。一般来说,想要催动元丹霞气护体,起码要有元丹中期修为,每催动一次。都是极为耗损真元,法持续。

霍玄却不同,拥有五大气海,结成五枚元丹,一经催动,霞气冲天,防御能力足以抵得上道兵法器。

在他催动霞气护体之后。立刻将周遭袭涌而来的狂暴力量死死抵住。随后,眼前一黑,便被卷入黑气漩涡之内。

下一刻,脚落实地,他已经安然登上了岛屿。极目看去,入眼四周尽是血红色的山岩礁石。还有缕缕黑气飘荡,跟印象中的仙魔岛一模一样。

“玄,玄火前辈……”

耳畔,传来洪九弱弱的声音。霍玄看去,发现被自己拎在手中的二人。此刻都是一脸惊骇,看向自己。

他稍微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此刻,他头顶仍有淡淡霞光隐现,任何人看见,都会一目了然,此乃元丹武者独具的元丹霞气。

“我真不该帮你们进入沧浪岛!”

放下二人,霍玄有感而发,说出这么一句。眼前的情况,凶险万分,连他都没十足把握身而退,遑论是洪九二人。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杜阿黑站起身来,冲着霍玄躬身一礼,大声道:“临死之前,能结识玄火前辈,在下已经心满意足,死而憾!”

“我也是。”洪九在旁附和。

他们畏生死,倒是性情中人,霍玄见了,面露赞赏之意。转身看去,四周黑黝黝的,尽皆被浓黑魔气笼罩,上方那魔气漩涡犹在,阵阵凄厉惨叫不时传来。

霍玄轻叹一声,目光看向二人,道:“这仙魔岛上凶险万分,凭你二人修为,十死生……不过,念在相识一场的情分上,我会尽量保护你们周,如果万一遇上连我也法化解的危险,唉,生死有命,只望到时候你们莫要心生怨怪!”

“前辈大恩,如果真遇上法化解的凶险,前辈只管离去,吾等绝不拖累!”洪九二人也是明白人,此刻表明心意。

霍玄听了,点了点头,旋即一挥手,放出一头形似章鱼的巨兽。此兽躯体庞大如山,生满了一条条黑色触手,浑身散发出比强大的狂暴气机。

洪九二人见了之后,都是惊骇难当。

“走!”

霍玄拉着二人,飞身便落在巨兽身上。随后,在他一声令下,巨兽挥舞一条条黑色触手,驱散飘荡在四周的缕缕黑气,低吼一声,蠕动着庞大躯体,载着三人疾行而去。

就在他们离去不久,‘唰唰’又有两道人影从半空落下。这是一男一女,男的面容苍老,若是霍玄在此的话,定会一眼瞧出,此人正是跟他一样,来自灵鳖岛招募玄师,前来之际,还曾主动攀附想要跟他组成战队的那名年老玄师。

就是此人,落下之后,浑身腾起血红雾气,散发出堪比金丹圆满期的威压气机。

另一名女子也不简单,其容貌普通,此刻周身却是散出水晶状光芒,映射之下,其脸部手脚等裸露在外的肌肤,都变得透明起来,隐藏在皮肤下面的血管清晰可见,比诡异。

这二人几乎同一时间落下,之后,立刻倒飞十几丈,拉开彼此距离,目光相视,都是透出浓浓的敌意。

“琉璃灵光!”

那年老玄师率先打破沉默,嘿嘿一笑,脸上流露出奸狡笑容,缓缓道:“在下曾听人说起过,海外妖族有十大妖圣,其中一位琉璃圣尊,本体乃是上古异种水晶琉璃兽,天赋神通琉璃灵光,照射之下,万物晶化,威力穷!”

“哼,你这人类倒是好眼光!”

那女子冷哼一声,踏前半步,浑身水晶光芒盛,似有出手攻击的迹象。

“且慢!”

那年老玄师见状,立刻一摆手,大声道:“你取仙根,我要魔种,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何必拼得你死我活!‘

此话一出,那女子立刻顿住脚步,脸上露出犹豫表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