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流浪仙人第1043章水战之事

2020-01-25 00:25: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流浪仙人 第1043章水战之事

.沉默~~继续的沉默~~令人烦闷的沉默~~令人焦躁的沉默~~令人几乎要跺脚的沉默~~令人无奈叹气的沉默~~只有那长长的古典走廊与通往公爵大厅的拐角持续出一阵阵沉闷声响,仿佛是一群怪物藏在其中,盘算着众人的生死

终于里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叫门外焦虑不安的少年略微有了些盼头,他小心翼翼的躬腰弯背退到一旁,有些战战兢兢的偷瞄起眼睛盼望里面能走出高高在上的管家,给他带来获得公爵接见的好消息。结果,却盼来了里面一个干瘪的老秃子

他正一边和公爵大人的文书官商量事情一边缓缓走出来:“公爵大人能如此割爱,我家老爷定会鼎立支持。不过我私下建议一下:公爵大人在出前跟我家老爷能见个面,把以后的事情也商议商议。”正説着,他就看到了门口身穿皮甲、服侍异于本地人的少年,好奇的小声咕噜一句:“怎么来了个老树脸的人?”

老树脸是对伟大的橡树之父西凡纳斯的蔑视性称呼,因为祭拜西凡纳斯神的基本方法就是在老树上刻上一个老头儿的脸以代表西凡纳斯神。一般只有身居高位、又有地母或其他神灵庇护的贵族才会如此大胆。

少年心中不畅也不敢出生,只能一个劲儿的diǎn头弯腰以示礼敬,因为根据这里的长幼尊卑规矩,尊者不亲口询问自己,自己就不准随便开口。这叫自由惯了的少年越想越不爽:‘我们那儿就没这么麻烦。唉~~为了将来的赏赐和庄园,忍了吧。’好在对面的公爵文书官解释了一番:“他是来投靠公爵的新人,没事儿。”然后送走了那位干瘪的老秃子使者。

接下来深厚古典的走廊中又6续走来一个肥胖的大使、两个目光凶凶的魁梧将军、三个地母教会的牧师和圣武士、四个衣着华贵长袍头戴工整大帽的商人、六个老态龙钟、胡子纯白的士绅、七个~~~吧啦吧啦吧啦~~

而少年就要一个接一个向他们行礼,心中又紧张又烦躁,等人走*了、折腾完了,自己已经弄了半身的汗和一肚子苦水:“这样搞还了得?每天见一个就行一通大礼,迟早要把腰弄断了唉~~这儿怎么就这么麻烦呢?”

但看在未来能得到赏赐和富饶的庄园上,就暂且强压下来吧。

他刚挺直了微酸的腰板想休息一下,忽觉那走廊中陡然迫来一阵压迫性的气势——古典庄重的走廊深处,一个高约两人、比棕熊还粗壮威猛一圈的亮铠山陵巨人圣武士,带着那横扫而来的沉重严厉目光,气势巍巍的大步走来

少年顿时大气不敢出的连连后退,深怕被人家盯上,心里更是直打鼓:‘听説以前我们山里人跟他们山陵巨人生过不少暗中冲突,要是被他盯上~~只要一拳头~~我就完了~~’

好在人家视他为路边石子,不值一瞧,大步如风的‘呼~~’的一下就过去了,旁边少年悬着的心刚一落下,猛听得走廊中传出一阵轻快的脚步,带着女性特有的动人‘嗒嗒~~’声和清脆优美的话语而来:“哥哥你慢diǎn儿,你的脚步太大了。”接着就是一片动听的少女咯咯笑声带着那鲜艳的瑰红飞扬轻衫和柔和的气息抚过少年的面庞。

当他心弦一动,忍不住抬眼一扫时,只看到一个倩立的跳动背影乐呵呵的靠在那高壮如凶暴熊的山陵巨人圣武士身上,顿生一种美女配野兽的荒谬感然后才使劲儿晃了晃脑袋,自我告诫道:你乱想个啥,那是贵族的女儿,你这辈子还是别想了~~除非~~你有运气~~。

“呵呵呵~~实在是运气不太好。”镏金闪闪璀璨大吊灯之下、斑diǎn光洁大理石地板之上、雕花豪华大柱之旁、如玉明朗的白桌之边,身穿大红袍、金缕花,一身繁华富庶之气的公爵大人在和蔼的对‘麦哲伦牧师’説道:“您要见的那位奇物制作牧师已经赶赴前线去了,只怕要等数月甚至半年一年的,直到战争胜利了才会回来。原本我説你们二位可以立刻见面,但没想到形势紧迫又出人意料,唉~~是我食言了。”

对面的东郃子随意扫了他一眼,知道他看出自己想迫切去见那牧师,就弄了这等伎俩。于是便顺着公爵的意思问道:“那么,如果我也去前线,不知能否安排我见见他?”话未説完就看到公爵大人已经露出抑制不住的笑容——他就要得逞了。

“实不相瞒”他把隐瞒依旧的事情一diǎn儿diǎn儿倒了出来:“您刚才也听到了:西边的边境山区有拉齐拉卡国的军队在集结,估计是要坐船顺着山间河流顺流而下,直接侵入我国腹地,也包括我们这里。我已经联合多个家族,又获得多名地母长老的支持,准备集中兵力防守山地,给侵略者以迎头痛击现在正需要像阁下这样高端人士支持,如果您愿意的话,那么两天后可以直接跟着我们出,去开始一段胜利的征程。若能得到阁下的协助,大破敌军,那么阁下想要什么样的赏赐都可以。”

这话已经挑明了要先立功再谈制作奇物的事情,于是东郃子就懒得跟他继续装忸怩了,直接爽快的答道:“我不是什么元帅王爷,既没有军队又没有富可敌国的财富来支持您。到底如何才能如何相助?”

对面公爵郑重答道:“此战的关键在河流上,谁获得了河流的控制权,谁就能赢得此战。但敌方我方都不善水战,敌人势众却一时半会儿集中不了足够的大船,我方战船虽多,但民众却是久居祥和之地,对杀伐之事略有抵触,战斗力令人堪忧。即便有地母教会鼓舞士气,也难改多年的积习呀。阁下既是水元素神依莉奇娅的使者,想必比我们这些人更通水性,所以想请您作为随军参谋,指diǎn我等共抗顽敌,让清静河水永灌此地、使万物繁茂,也暗合依莉奇娅女神的平等仁慈心呀”他面带特别的微笑:“如果能得到贵教会和盟友的大力支持就更好。”

原来他们以为东郃子一行人是以水元素教会为,因为特殊原因而组成的小型同盟团体。可能是来本地执行什么特殊任务吧。东郃子不动声色的答道:“我只是个普通牧师,偶尔结识了一些朋友而已。现在指使不动其他人。恐怕难以承担大任呐。只能随军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助力了。”

“哦?”对面公爵似笑非笑、颇似不信的説道:“那就有劳了,还请您尽早去收拾一下行装,我们很快就要出”至于能不能见那个制作奇物的牧师则只字未提。而东郃子关心的另一个问题:“那么关于我们与地母教会圣武士纠纷的事儿,能先解决了吗?”

“这个嘛~~”公爵大人依旧不给正式答复:“其实地母教会説的起话的长老牧师们都已经向前线去了,如果您们也去前线的话,会比较方便协调。我相信,只要有机会,此事定能圆满解决。”

机会?什么时候有机会?东郃子暗中腹诽起来:‘该不会是等我为力办了事儿之后吧?’在此也没有讨价还价的机会,于是东郃子便説道:“那么现在有没有地图或者形势图或者情报汇总?让我也好有个准备。”

衣饰豪华的公爵顿时高兴的一下站起来説道:“来来来,地图早就有了。我们这就去看看,若能早diǎn儿找到克敌之法就好了。呵呵呵呵~~”他正欲拉着东郃子去别处仔细商谈,等在一旁的管家不得不出言提醒道:“大人,那个孩子已经带来了。你要不要见他两分钟?”

当下这一瞬间公爵心系家族大业、未来宏图,哪里有这闲心思?当即随意挥手道:“算了算了,让他去西边的庄园去直接报道,要他把东西种出来看看。其他事情等我回来以后再説”

老管家很想皱眉头:‘原来不是説要给此人安排一处专门的试验地,让他不受干扰的种植吗?现在安排到普通庄园中,里面的人抱团欺生,只怕会有阻碍啊。看来公爵是一心铺在战事上,把这事儿给搞忘了。’当然自己是个下人又不负责此事,也没必要在这事儿上触犯公爵,哪怕是微微一diǎn儿的触犯。当即躬身让路,接着就退了出去,在门外被心急如燎的少年上来急切问道:“大人,公爵他~~能召见我了吗?”

老管家和善的向他答道:“公爵现在有急事,没法见你啊。”对方顿时急了,额头都开始微微出汗了——这可是他的现在的希望啊要是生什么不测的话~~他心急如焚的説道:“那么尊贵的公爵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可以随时候着~~”

老管家只得按照职业习惯安慰他道:“公爵实在没时间啊。这几天要准备甚多事情,过两天又要去西边征战侵略者。至少也要等几个月呀。不过你放心,公爵已经为你安排了一处庄园,你可以去那里按照你自己的计划种植草药。若是公爵得胜回来,一看到你的成果,定会非常高兴,大加赞赏的。我这就去跟你安排,你先下去候着吧。”

少年诺诺了几下,有些精神恍惚的退了下去:几个月后才能见到公爵~~希望在这段时间里一切顺利、一切顺利~~

ps——每天一次推荐,一个diǎn击,也是一种贡献。希望这里能欣欣向荣。v!~!

南方医院评价
上海锦医堂门诊部的具体地址
四川治癫痫病的好医院
唐山治疗宫颈炎费用
广西癫痫病权威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