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黑暗血时代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四章 不要杀人

2019-10-12 22:03: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暗血时代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四章 不要杀人

轨道车终于驶出站点,向着它的目的地奔去。

头等车厢里因为蓝色徽章的出现而陷入了自觉性的安静,黑发人紧张局促不敢随意走动,而蓝发人拼命地想要保持自己的仪态,以免被来自圣城的真正贵族所鄙视。

每个人都变得小心翼翼,甚至连喝水都变得十分的优雅,古老的礼仪在小小的车厢里复活,畸形地传染到每一个人身上,以至于那些黑发人也别扭与生疏地学着其他蓝法人优雅的样子,仿佛如果不这样,就不配在这节车厢,又或者亵渎了什么。

这其中包括萺苒,但却不包括朷秀与“少年”。

“大蛋哥,我要去粪坑,你陪我去好么?”因为漂亮的蓝发姐姐就在旁边,朷秀虽然已经很小声了,但是在安静的车厢依旧十分的清晰。

出了大草原,他们才知道粪坑是有男女之分的,因为太多的陌生人,寻常朷秀一个人是不敢去的,尤其是今天这样的气氛与场景,所以只好拉上他的大蛋哥。

坐在他们对面的一名蓝发少女正优美地拿起杯子,小口地抿了一口,听到如此粗俗的话,顿时被呛住了,不断地咳嗽着,小小的脸蛋被呛得红扑扑的。

其他蓝发人无不感到大煞风景,就连黑发人也为自己的同胞而脸颊发红,感到羞耻。

然而真正令不管是蓝发人还是黑发人,都无法再忍受的却是叫做“大蛋”的“少年”,在把男孩送进车厢厕所,关上门之后接下来的一句话:

“嗯,哦,朷秀啊。我在门外等你,记得用纸啊,卓玛叔叔说要讲卫生……”

其实,他们在大草原上只是没有纸,却有其他的替代品,然而落在车厢里面的人耳里,却成了另外一种含义。

顿时,所有的黑发人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太丢人了!而蓝发人皆是果然如此的神情,刚刚优美喝着水的蓝发少女更是触电般地将粉嫩的双脚从桌子下面缩了回来。仿佛对面的那一头有着什么极度恶心的东西。

等两人回到车厢,几乎是人见人躲,承受着全车厢人鄙夷的目光。

萺苒恨不得自己死了算了,一把拉过他们俩,藏在座位后面。

卓玛笑了笑。而妮月也是微微笑了笑。

于是,她的周围又是一片的赞美之词。一瞬间。车厢里又恍惚地“高贵”了起来。

在这样的气氛中,挤满了人的轨道车终不再停靠任何站点,昼夜奔驰,终于在一个晨曦初出的黎明,出现在一座宏伟的城市边缘。

清晨笼罩在城市上空的雾气尚未散去,袅袅腾腾中若隐若现一条横穿东西的长河。河面上同样雾气缭绕,宛如仙境一般。

车厢里那些外地来的人们,无论黑发,还是蓝发。都在车窗前伸长了脖子,怀着激动的心情

,以崇敬的目光仔细地瞻仰轨道车经过的每一个角落。

“看,那是底斯拉拉圣河,太美了!”

“看看,圣塔之尖,在那里,云雾里面,对对,就是那里,看到了没有?”

“快看大革命碑,果真高的可怕,我敢打赌肯定有一千多费拉。”

“那是什么?难道是影视机里常出现的诸王宫殿连山群?至高神啊,太宏伟了!”

“我好像看到星球大厦了,咦,等等,那边那个是不是传说中的环城空轨?”

“那是空中天国!这也能看错,真不知道你上过学没有?”

“就是啊,游普斯反引力定律的运用结晶,学校教材里面都有插图的,这居然也能认错,什么眼神!?”

“如果是空中天国的话,那边的那座雕像,应该就是大艺术家荷浮迪当年在梦醒后的绝世之作了!”

“是啊,终于可以看到真迹了!”

“卓玛叔叔,那些人手里为什么用那种姿势拿着那么奇怪的东西啊?好像像是锤子哎,这是要打谁去啊?”

“咳咳,朷秀啊,它们不是要打谁,这是艺术,你看到它们手里举着红色的书本没有?那就象征着知识的力量!象征着伟大的大革命!”

“看到了,可是它们拿着锤子,还是像是要打人的啊?”

“……”

……

车厢里继续着你一言我一语,赞叹声此起彼伏,浑然忘记了当前的局势,沉醉在圣城的伟大奇迹之中。

“少年”仿佛也被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从那座雕像落向一道笔直的长街,透过晨雾,可以看见长街的两道边,菶菶萋萋地生长着望不见尽头的宽大树木,在渐渐清冷的风中,那些团大的黄叶子蜷缩着,飘落下去,铺满石青色的长街……

这里很冷,并不适合它们的生存,或许在更南方才是它们的故乡,但却不知道长街的主人为何固执地将它们栽种在这儿。

“少年”出神地想着种花种树的事情,看着这条纷纷落落的长街,恍惚地觉得自己的家乡似乎也有同样的景色,但又好像哪里不对……

窗外,巨大的阴影投递下来,将整个车厢都暗了一下——

那是巍峨的古城墙,高耸入云,长满青苔的墙壁上微微有些暗红,似乎仍然存留着那个时代战士们的鲜血,向人间昭示它的惨烈与悠久的历史。

轨道车边便从这连绵不绝的古城墙豁开的巨门底部通过,在两侧持剑的巨人战士像的注视下,减速而缓缓驶入仿佛刚刚从沉睡中醒来的巨大城市。

“圣城,我来了!”

车厢里,某个从未来过圣城,激动过了头的蓝发少年,意气风发地朝着窗外大吼了一声,立时招来周围一片的哄笑声。

……

轨道车在一座美丽远超之前所有站点总和的地方停靠下来,卸下它昼夜奔驰的风尘,像是疲倦的老毼一样静静地趴在轨道上。

乘客们从它的身体里拥挤出来,或吵吵嚷嚷。或前呼后拥,顺着地面上光引指示匆忙出站,然后各奔东西。

卓玛等人行李不多,但仍雇了一辆站内的小四轮车,载着他们驶向出口,省去了不少力气。

那里人依旧的多,甚至更多,其他轨道车上下来的乘客也终汇集到这里,形成一个密集的人流。

拥挤的人群中,三个身穿制服的人出现在卓玛等人的面前。其中两个蓝发一个黑发,表情十分的严肃。

卓玛微微一怔,皱了一下眉头,有种不妙的感觉,便带着妮月与“少年”三人想要绕过去。

这时候。从后面的乘客流中便又出现了几个身穿便装的高大男人,将他挡了回去!

“你们是什么人?”

面对突发的情况。卓玛倒也镇定。这里圣城,通常不会有人会在车站这种公共场合乱来,他迅速地向妮月使了个眼神,然后镇静地说道。

对面的一个蓝发人走上前,目无表情地看了卓玛一眼,从衣服里掏出一份证件。以及一张盖着签章的文件,沉声道:

“慔连卓玛,你以及你的团体涉及非法囤积粮食,非法拥有超过规定数量与规格的武器。非法经营临时战略管制物品,根据第七十一号法令,你已被正式拘捕!”

蓝发人说完,卓玛楞了一瞬,立即就有另外一个黑发人上前,取出一只柔性的带子,也不知道怎么弄的,转眼就将卓玛的双手扣住。

由于事情变化的太快,这些人就像提前得到了消息而埋伏在这里一样,猝不及防下,其他人尤其是“少年”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是合法的生意,而且我做的本就是粮食生意,怎么会是非法?你们一定弄错了?我要求见弥顿副总长,他是知道我的情况的,我的牌照……”反应过来的卓玛立即挣扎道,同时,他以为肯定是有什么人要敲诈他一笔,于是一边想着办法,一边暗示妮月先带着“少年”三人离开。

“这些话你留着向审判庭去说吧,带走!”那名大概是头目的蓝发人仍然面无表情地说道。

“好,我跟你们走。”卓玛此时仍然镇定,他似乎也不是次被抓了,知道如何保护自己。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就在他向妮月暗示的时候,从后面的乘客中又走出两个蓝发人,其中一个看了一眼卓玛,转而向妮月道:

“小姐,您这一趟辛苦了,大人在家里等着您呢,我们走这边吧。”

说着,他便很熟练地替妮月取下行李,侧身让出另外一条道路。

这个人卓玛认识,正是妮月家的人。

他不敢置信地望着这个女人,希望从她似乎也有些错愕的表情上寻找到什么可以坚定他信心的东西,但他很快失望了,妮月的错愕只维持了不到两秒,然而令他陌生地“镇定”下来,并试图带着“少年”三人一起走向另外一侧的停车场。

卓玛后背陡然冒出冷汗,猛地惊觉起来,从夹持他的两人手里挣脱钳制,冲着“少年”大喊:“塞斯比亚,快跑,带弟弟妹妹跑啊!”

从没有见过这种事情的“少年”三人有些呆住了,等听到卓玛在喊,仿佛才明白过来,朷秀立即想要去救卓玛叔叔,却被妮月一把拽住,但马上被“少年”一把夺了回去。

而这个时候,夹持卓玛的两人不知道用什么狠狠地击中了卓玛的头部,鲜血顿时从他的额头流了下来。

“该死的家伙!”其中一个黑发制服狠狠地踢向卓玛的肚子,骂了一句。

但他没有发现卓玛正惊恐地看向“少年”,拼命喊道:“不要过来,不要杀人,这里是圣城!带弟弟妹妹跑,等我出来,快跑啊!”

(未完待续。。)t

四川牛皮癣医院
来宾白癜风
泰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四川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来宾白癜风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