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中国工业报政府操刀电源建设暂别虚火中心

2019-11-19 01:52: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工业报:政府操刀电源建设暂别虚火_()中心

河南临颖县南街村,数十米高的电厂冷却塔孤零零地矗立在偏远的一角,曾经热火朝天的南街村热电厂建设工地上已经渐渐有些野草在生长。旁边农田里的农民说,电厂停工已经一个月了。

这种现象不仅仅是南街村热电厂。7月15日,国家发改委等四部委联合发出公告,要求32个违规电站项目必须“立即停止建设”,并停止项目各项前期工作。业内认为,这一措词强硬的国家发改委38号文,继年初“环评风暴”之后,国家处理电源项目无序建设问题的又一具体实施步骤。“停建风暴”能否遏制电力投资过热的继续泛滥,刚刚过去的8月是为关键的一个月。

梳理此次停建的脉络可以发现,被称为“铁本第二”的内蒙古新丰热电安全生产事故是“停建风暴”的导火索。7月8日,该公司正在施工的两台30万千瓦机组主厂房发生坍塌事故,造成6人死亡,8人受伤。事故调查发现,这个设计装机容量为60千瓦、总投资28.9亿元的新丰热电工程竟然是一个未批先建的工程,早在2004年已被列入违规项目之列。今年1月、5月,新丰热电先后受到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发改委的严重警告,责令其立即停止建设。然而,截至事故发生前,项目已完成了70%。

5天之后,调查迅速升级。7月15日,由国家发改委、国家监察部、国土资源部、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环保总局、电监会、银监会、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公司等重要监管部门和机构26人组成的国务院新丰热电事故调查组进驻内蒙古。也是在同一天,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土资源部、水利部和国家环保总局等部门联合发出公告,要求一批违规电站项目必须立即停止建设,并停止项目各项前期工作。

在观察家看来,正是新丰热电事故使国务院下决心解决电力投资过热问题。有领导批示:“要像处理铁本一样处理。”于是,8月已经成为久热不下的电源建设转头向下的开始。

政策引导

然而,中央政府的实施步骤看来还没有完。

8月24日,国家电监会首席工程师于新阳对笔者表示,去年底全国装机容量是4.4亿千瓦,今年将建成投产7500万千瓦。在建的2.8亿电源项目中,未核准的达到1.3亿千瓦。国家对这些项目的调控力度将进一步加大。

另有权威人士透露,这32个项目只是批,随后还会有一半的未批先建电源项目将被砍掉。

有专家认为此次“停建风暴”,是对国家宏观调控的一个巩固。回顾国家处理电源项目无序建设问题的系列步骤,正与宏观调控政策发挥威力的过程相一致。

2004年7月19日,《投资体制改革决定》发布,之后电力项目核准制具体办法出台;11月24日,国家发改委指出,必须采取措施尽快制止当前出现的大规模违规建设电站的势头;12月10日,国家环保总局紧急叫停30个违规电站项目。

今年2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出《关于电站项目清理及近期建设安排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要采取综合措施制止和防范违规电站建设;3月2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和单位要认真清理违规项目,坚决制止电力无序建设现象。不具备建设条件的项目,必须立即停止建设,并且要求合理确定电力发展规模,切实控制不合理需求,使电力发展速度与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

以政涉经

通常情况下,政府用政策、法令等有形之手来调节经济常常是吃力不讨好。事实上,与上游中的煤炭,下游中的钢铁、电解铝、水泥一样,作为国家基础产业的电力行业一直是中央政府宏观调控的重点领域之一;在目前电力体制改革正在进行,市场这只无形之手无法真正发挥作用的情况下,中央政府用有形之手来调节整个电力产业的走向,是十分必要的。

近三年来,电源建设已经到了近乎盲目的地步。以内蒙古为例,根据内蒙古电力协会的初步统计,如果内蒙古自治区的电力按目前的速度发展下去,到2009年将达到近亿千瓦的装机容量。根据国家“十一五”电力发展规划,到2010年全国总装机容量为6.5亿千瓦,内蒙古一地就将占全国的七分之一强;其次,以银行贷款为核心指标的社会资源向发电产业高度集中,32个电站项目若建成,投资规模将高达855亿元,按照发电企业20%的资本金计算,来自银行的资金将达到684亿元,而全国违规电源项目总投资达到6000亿元,这其中来自银行的部分将达到4800亿元,这无疑将成为国家非常大的金融隐忧。

有关专家认为,电力投资过热加剧了煤炭供应、交通运输和发电设备制造能力紧张以及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的矛盾。中央政府岂可袖手旁观。

然而,问题是地方的经济发展需求与国家的产业布局上存在相当大的矛盾。不少地方政府争着搞煤电铝一体化,把上电站项目作为带动地方经济发展的摇钱树。在地方政府看来,引进1个电源项目,相当于引进10个其他一般项目。以高耗能产业发展为核心,以透支将来为代价的经济增长方式,其影响是毁灭性的。

调控在矛盾中前进

电源建设的参与者已经从原来的政府、投资商和用户(电企业)三方,发展到利益各不相同的十几方。然而,对中央政府对电源建设的调控,余下各方几乎都不支持,甚至有不少地方政府在很大程度上试图对宏观政策施加自己的影响。所以不少业内人士更多的担心是,用行政手段达到的降温效果,可能因为深层次的体制、机制因素而得以反弹。

这也就决定了这场调控的特点是指导意义大于实际效果。联合国工发组织国际小水电中心主任童建栋指出,国家重点清查“四无”电力项目和此次叫停32个违规电站,是向外界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国家已经有了一个很清晰的产业政策,任何不符合需要和不符合条件的项目都将被毫不留情地叫停。“这些项目可能还会复工,但都必须经过严格而周密的论证。”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冯飞认为,目前我国各级政府对电力行业干预过多,使本来应该由市场去作电力供求关系的判断,却被政府所控制。政府制定的计划往往是基于对未来5年、10年或15年电力需求的“预测”,再根据这种“预测”来制定未来电力发展的规划,这种规划是“有偏差的判断”。

冯飞认为,是否加强电力投资应该让投资者自己去判断,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无所作为。政府的作用可以从两个方面体现,一是信息传递和引导。这些信息对于企业很重要,市场机制本身缺陷容易造成投资主体在信息不完备的情况下,做出不合理投资决策。同时,政府还可以利用利率等杠杆引导投资。二是对企业进行有效的监管,比如政府可以利用法律、经济和行政手段来监管电力投资项目的环境问题和土地资源管理等问题。

合肥治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海口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天津治疗妇科医院
即墨市人民医院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石粉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