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苦夜 十四 技惊四座

2019-12-05 06:13: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苦夜 十四 技惊四座

陈素身陷黑雷与乌匡的围攻之中,凭借着精啼所赠鹰羽之威能,避过了二人的次的联手攻击,此时虽然置身院中,可以免受前后夹击之苦,但是不肯丢下乌冰玉与乌戈二人,而鹰羽的力量又不足以同时带着二人离开,故此一时之间,陈素仍然难脱困境。

,“冰玉,你就是像你妈妈一样倔强,这个脾气,真是让我有些气恼。”

乌冰玉颔首微垂,似乎一时间失去了所有的勇气,甚至连眼角都开始变得湿润了,“舅舅,我……”乌冰玉话没有説完,眼泪就落了下来。

来人见到乌冰玉这般情态,原本还颇为严肃的脸庞上,顿时挂满了慈爱,“好了好了,舅舅又没有説你什么,虽然我不喜欢你父亲,反对他与你母亲的婚事,但是毕竟你现在都这么大了,无论如何你都是我妹妹的亲女儿,你有为难事,怎么能不来找我这个舅舅?下次要是再敢这样,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乌冰玉闻言,轻轻的“嗯”了一声,面对着在这危难时刻出现的至亲之人,心头不禁一阵温暖,可是想到已经过世的母亲与如今正不知安危与否的父亲,乌冰玉一时间百感交集,忍不住泪花暗坠。

此时的乌匡与乌蒙、黑雷等人,见到这忽然出现的对手,心中顿时感到烦闷,而来人与乌冰玉表现出的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更让他们觉得这忽然间的变数,可能要搅坏今天的大事。乌蒙咂了咂嘴,毕竟这来人他説十分熟悉的,终于向前迈出两步,恭敬的开口説道:“滕罗族长,这里是我铁漠族的宗堂,你就这般大摇大摆的闯进来,似乎有些不妥吧?”

滕罗此时才转过身去看了一眼乌蒙,“乌蒙,什么时候轮到你与我説话了?去,把乌剑峰给我叫出来,今日之事,他须给我一个交代!”

中气十足的声音,迫的乌蒙不自觉的向后一缩,“族长他,正在闭关疗伤之中,此时不能见客,还请滕罗族长海涵。”原本还要追责滕罗的乌蒙,被那般气势骇得直接乱了方寸。

滕罗闻言,哈哈大笑,笑声落下,面容顿时一肃,大步迈开向前进了两丈,“其父受伤,你们这一群人便在此处逼迫其女,却是何道理?难道你们铁漠族现如今这般不长进了?”

听了这话,原本缩在一旁的乌晋顿时感到不忿,也向前走了一步,声音同样提了两分,“滕罗族长,这里可不是你凌海族,况且这些是我铁漠族的家事,你怕是还没有资格来管吧?”

滕罗闻言,斜撇了一眼乌晋,冷哼一声,“你们铁漠族的家事我当然不管,但是今天你们有谁欺负了我的外甥女?”滕罗説着,目光逐个扫过乌匡与黑雷众人,然后淡淡的吐出了几个字,“我便要他死!”这句话説出来,整个铁漠族宗堂霎时间变得鸦雀无声。就连乌冰玉也大吃一惊,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赶忙説道:“舅舅,他们都是我的族人,还望舅舅手下留情。”

宗堂之中唯有黑雷并不认识滕罗,虽然见到对方气势颇强,但这般説话,他心中仍然感到不悦,况且自己行走大漠数十年,怎能被人如此看轻,便轻声説了一句,“阁下説出这样的大话,只怕有些不妥吧?”

滕罗这才注意到站在乌匡身边的黑雷,阴翳的气息虽然泛着寒意,但也只不过是形气境而已,“你似乎并不是铁漠族的人吧?”

“哈哈哈”黑雷一笑,“哼,我当然不会是这小小的铁漠族之人,我乃是黑沙王座下的战将!”

“黑沙王?”滕罗闻言,眉头轻轻一皱,在这大漠之中,只要稍微有些见识的人,自然知道‘黑沙王’三个字的含义,那是一方任何人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势力。

“怎么,知道怕了?如果阁下此时转身离开,我倒可以不做计较。”黑雷见到滕罗的表情,还以为对方是迫于黑沙王的威名,有所犹豫,当即变得骄狂起来。

“呵呵,黑沙王我确实惹不起,座下三帅也都是威名远震。”滕罗説到这里,话锋却轻轻一转,“但此时他们可有一个人在这里么?如果你想用些虚名就将我滕罗吓走的话,你未免有些太看不起这留沙城了。况且就算他们在这里的话,怕也是少不了些麻烦吧?毕竟你们黑沙王的名声,在这里可是不太招人喜欢。”

而随着黑雷説出了自己的身份,铁漠族的众族人也开始低声议论起来,黑沙王是这大漠中名副其实的强盗,单这留沙城之中,就不知道有多少人与他们有着生死之仇,这乌匡怎么能够结交这样的人,而且还请他们出来援手,这件事如果在留沙城中传开,他们铁漠族只怕不但要受尽白眼,而且与其他宗族也将会产生摩擦,毕竟如今这留沙城还不是黑沙王的势力范围。

乌匡眼见众族人议论纷纷,局面开始变得失去控制,心中虽然嗔怪黑雷,可是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便低声对着乌蒙説道:“代长老,现在该是你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乌蒙听了乌匡的话,苍老的身躯微微一震,却并没有任何动作,乌蒙本就是一个胆小怕事之人,眼下这般状况,更是他始料未及。

乌匡见乌蒙犹豫,便更近了一步,用只有二人能够听到的声音低声説道:“代长老,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反悔,你可要知道,族长与众位长老所中的毒,可都是你亲手下的,这件事若是泄露出去,那后果你是知道的。”

听了乌匡的话,乌蒙浑身颤抖,如遭雷击,“你,我这一切还不都是被你害的?”

“哼哼,若不是你自己贪恋权势,我又如何能害到你,如今我们俩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可要想清楚了。”乌匡话音落下,再不理会乌蒙,看着这逐渐变得沸沸扬扬的宗堂,把头一扬,高声喝道:“众位!请听我一言。”乌匡将气息催到,在场的族人顿时间感到一阵压迫,声音也缓缓的停了下来,乌匡这才又继续开口説道:“黑雷兄的确是黑沙王的战将,但是这又如何?我们铁漠族沉寂的太久了,就算是在这留沙城内,也有不少的家族看不起我们,认为我们铁漠族软弱可欺,但是现在不同了,黑沙王承诺,只要占下留沙城,就交予我们铁漠族管理,以后在这个地盘上,还有谁敢与我们铁漠族叫板?”

众族人听了乌匡的话,又开始议论纷纷,黑沙王的话可信与否不説,单是这这占下留沙城,就不知道要费尽多少周折,留沙城有诸多家族,又与青岩王朝有着种种关系,岂能轻易被占?

“乌匡!”乌冰玉一声怒喝,“这件事,我父亲可曾知道?而且你要清楚,留沙城在青岩王朝治下已近五十年,那黑沙王若是有实力夺走,还会轮到你来管理?”

乌蒙几经犹豫,看着这越来越不受控制的场面,而且乌冰玉是族长亲女,如今又有滕罗在此,深感大势已去,“乌匡公子,大势难违,我看我们还是算了吧。”

“算了?你可知骑虎难下?”乌匡一声冷笑,将乌蒙推到一旁,“黑雷兄,你不会一diǎn后招都没有留吧?”

“事出仓促,被那小子搅了局,我原本没有想到会这么麻烦,而且还牵出了一族之长,不过这也无所谓,就算吃diǎn小亏,我也要让你们见识一下我黑雷的本事。”黑雷説罢,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倒出一粒紫黑色的丹丸,毫不犹豫的吞入口中,随着丹药入口,黑雷的气息瞬间暴涨,须臾之后甚至可以相比煞魂镜初期的境界。“滕罗,既然你自负不俗,可敢与我比试一场?”

滕罗见黑雷依仗药力提升实力,便将乌冰玉三人护在身后,同时也将元气提起,同为是煞魂镜的修为,堪堪抵住黑雷所释放出的元力威压。

感受着一触即发的危机,陈素将乌戈轻轻的放在一旁,“冰玉姑娘,麻烦你代为照看一下乌戈大哥。”

“嗯”冰玉轻轻的diǎndiǎn头,“尽管放心。”

陈素一笑,来到滕罗背后,“前辈,这二人实力都不容小觑,若前辈不弃,我愿意给您帮一把手。”

滕罗正头疼黑雷元力暴涨,又有乌匡在侧。此时陈素上前,刚好可以缓解一下压力,“小英雄侠肝义胆,老夫正求之不得。”

陈素对着滕罗一拱手,“既然如此,晚辈可要占先了。”话音落下,陈素双翼展开,一扇之下身影消失,竟直接攻向黑雷。

滕罗原以为只要陈素代为拖延一下乌匡,待黑雷的药力失效,他便可以将其击败,谁知陈素竟直接选择了黑雷作为对手,将乌匡留给自己,那么如此看来,他就要与黑雷相较谁先将对手击败,以赢得先机了。

陈素并不知滕罗的想法,却是有自己的打算,自己并不是铁漠族之人,而黑雷刚好也不是,种种原因,他不愿意对铁漠族之人动手,所以黑雷虽然看起来实力远胜于乌匡,但他还是选择了黑雷作为对手。

黑雷见陈素再次向自己攻来,心中不由得一阵冷笑,他现在服用了黑沙王的秘药,虽然这药的副作用极大,但是在药力持续时间之内,他的实力有了极大的提升,即便是面对煞魂镜小成的对手,他都不用有什么担心,何况这陈素才仅仅是形气境十二重,陈素此时还敢对自己出手,无疑是以卵击石。

黑雷双手握住长剑,元气一凝,心中一声低喝,“黑沙狙魂!”那柄剑瞬间变得通体乌黑,更有一层黑云笼罩在剑身之上,随着黑雷双手一抛,长剑闪电般射向陈素。

陈素在出手之时,就已经做好了十分的准备,因为自身的速度之快,所以他要在近的距离向对手发动攻击,眼见黑雷的长剑射来,陈素精神一动,明霜剑横握手中,同样将元气催动,明霜剑剑身银光流转,眼见黑雷的长剑近在眼前,陈素双手一扬,明霜剑带起一道银辉。

“叮”双剑相交,陈素背后双翼抖动,明霜剑将黑雷的长剑逼得寸寸后退,其上的黑光也渐渐淡去,黑雷看着这般情形,面容大变,这陈素竟然能够接住自己的全力一招,看来情况不妙。

眨眼间的变化,滕罗与乌匡还没有动手,见了这般情形,滕罗也大感惊讶,自己已经年过半百,看来这不过十五六岁的小子,实力竟然丝毫不亚于自己,而眼前这被称作铁漠族百年难遇的天才,似乎就更加黯淡了。

依仗明霜剑,陈素接住黑雷的剑招,毕竟本身修为只是形气境,不能久耗,感受着元气飞速消耗,陈素一声大喝,明霜剑嗡鸣一声,如鸢似戾,黑雷的长剑陡然吃力,那剑身上竟忽然显出一条裂纹,随后蔓延开来,数十条细纹布满剑身,黑雷本身也有所感应,如受重创,向后退了两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陈素挑开黑雷的长剑,随后明霜剑向下一劈,一道刚猛无匹的银白剑气对着黑雷飙射而出,黑雷当即大惊失色,陈素的这一剑,无疑会要了他的命。正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道黑影闪过,单手提了黑雷,而后毫不停留,纵身一跃,消失在众目睽睽之下。

陈素双翼扇动,就想去追,却听滕罗与乌冰玉同时喊道,“不要追!”

乌冰玉喊完,明眸看着陈素,缓缓的摇摇头。

滕罗倒是一笑,“想不到小英雄如此不俗,不过看刚才那人的身法,也绝不是平常之辈,小英雄地理不熟,还是不要吃了亏才好。”

陈素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前辈谬赞,陈素愧不敢当。”

“哈哈哈”滕罗一阵大笑,而后看着乌匡,“小子,如今剩下你一个,该怎么办,不用老夫教你了吧?”

亳州市第五人民医院
宜兴市官林医院预约挂号
安徽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癫痫病去福州哪家医院治疗
绵阳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