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杨柳征文】初恋时,我们不懂爱情(小说)

2019-10-11 23:11: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16岁那年,从县城下乡到王风新村落户,当上了一名农场工人。当时感觉当地农工可喜欢我了,因为他们喜欢听我讲天安门,讲火车,讲柏油马路,讲我住过的高楼大厦以及北京市里的皇家花园...我们作业班的老班长指名叫我读报纸,他的女儿大凤说我读报纸就像戏匣子里的广播一样,可好听了。当然,老班长把我和他的女儿安排在一个小组劳动。

大凤和我同岁,长得浓眉大眼很好看。插秧、割稻子更是好手,她常常个到头,然后再回来接应我一把。当时,我们小组都是年轻人,田间地头经常会响起歌声,虽然活计很重,但是当时的我一点也不觉得累,每天都是那么高兴。

突然有一天,大凤来到我的面前,只见她面色通红,低着头,把手上一条用钩针织出来的白色大领往我手里一塞,头也不回的跑开了。我茫然的看着大凤的背影,不知所措的呆呆的站在那里发愣。

没过几天,我们副班长找到我说给我介绍个媳妇,女方就是大凤,问我要不要。我连连摆手说:“我妈不叫我搞对象。”副班长说:“怕什么,先处着,以后再和你妈说。”我瞪大眼睛说:“我妈知道会打死我的,不行不行,真的不行。”我推掉了副班长的好意。后来,我好几天没有看见大凤上班,再后来我就被调到别的劳动小组去了。

打那以后的班务会上,老班长总是点名批评我,说我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终于有一天,在老班长点名说我的时候,从角落里传出大凤的喊声:“爸,你别说了,你别说了不中!”大凤的喊叫让老班长滔滔不绝的演讲戛然而止。全场一下子静极了,接下来就是大凤的失声痛哭。当时不知为什么,我的眼中竟也含满了泪水。

没过多久我调到农场的机耕队开拖拉机去了。在我到了谈恋爱的那个年龄段时,有一天遇到我当年那个作业班的工友小刚,他指着我说:“你呀你呀,你把大凤可害苦了。”他见我一脸的茫然,又说道:“大凤为了你好几天不吃不喝,也不说话,都快神经了...”

多少年过去了。一次因为有事,我去了王风新村,在村头看见好些老头在晒太阳。我走了过去,有张大哥、老鸟哥还有赵麻子...突然我发现老班长就在不远处,不过好像故意不看我。我快步的走了过去,握住他的手说:“你是老班长!”老班长憨厚的笑了。我又说:“大凤好吗?我们是工友!”听见这话,老班长微笑的脸突然凝固了,昏花的老眼竟然淌下了泪水。他抬起手,用大拇指擦拭着眼角,不做声的连连点头。那一刻,叫我终身难忘。可是后来,我才知道老班长的女儿大凤那时已经失去了丈夫,成为了寡妇。

现在,每当夜深人静,回首往事,想到被我伤害过的姑娘大凤,总是有一种揪心般疼痛。总是想大声说:“大凤,我大中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曾经给过我的爱!”

共 105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初恋的味道又是什么呢?是甜蜜?是酸楚?是苦涩?是心痛?对于这个问题,也许不同的人会有各自不同的感悟。作者因为母亲的话不敢谈恋爱,导致大凤姑娘婚姻不幸,成为了作者一生的痛。夜深人静,回首往事,心中无法掩饰的创伤。当年的美好,再度植根在心底。想忘却,又难以忘记。文章语言流畅,情感真挚!问好作者,推荐欣赏!【编辑:青州大浪】

1 楼 文友: 2014-08-1 12:52:52 爱情,是一场遇见,无论是以欢喜还是悲伤结局,那些经历过的都将是记忆里的亮丽风景。

2 楼 文友: 2014-08-1 12:5 :22 感谢作者参与杨柳征文活动,期待作者继续赐稿杨柳!

4 楼 文友: 2014-08-1 17:5 :10 感谢大浪对大中作品的鼓励!拿出全部精力,致力于杨柳春风!

5 楼 文友: 2016-02-16 08:04:49 爱情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爱情是超越时间和空间的情感。喜欢这篇作品,看到了作者对于爱情独特的见解,充满哲思的文字总是能让人产生别样的想法的。我觉得这真是一篇很不错的文章,真的很精彩,祝您创作快乐。

南京龙蟠结石医院是医保医院吗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专家在线门诊

南京龙蟠结石医院是医保定点医院吗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专家介绍

南京龙蟠结石医院的公交路线

便利妥护理垫亲肤吗
便利妥卫生护理垫好吗
便利妥医用护理垫
便利妥医用护理垫价格
便利妥纸尿裤分为几种型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