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风灭乾坤 第二百六十八章 胡汉三的又一春

2019-10-12 23:48: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灭乾坤 第二百六十八章 胡汉三的又一春

风度此行极为的顺利,斩杀了沈浪和王四,同时还收获了一柄灵器长刀,真是赚了啊。胡汉三被一帮土匪抬上马车,风度看着这胡汉三的惨重,微微一笑,这家伙的命还真是大,被大刀砍成那样了竟然还能保下一命,就凭这个风度不杀他,不是不该杀,是不想杀。

“大爷,带我去见我大哥,算我求你的。”胡汉三躺在马车上有气无力地对风度説着。

风度没有説话,这xiǎo子真是个笨死人不偿命的主,我这不是正去那边吗?你还在那央求个蛋啊!

胡汉三见风度不搭理他,加上自身的伤势过重,心中为胡汉典担忧,他太累了,因此不自觉得睡了过去。

“这xiǎo子得头脑,不知道是怎么做这山寨大王的,估计全靠着他哥哥呢。”风度心里嘀咕着。

这一来一回,本来风度几人和纳兰家族都是昨天晚上出城的,可是现在都快凌晨了,整整折腾了一夜啊!

不过,好在天狼山寨与事发地diǎn不远,余下的一些劫匪们赶着马车,车上拉着从纳兰家截来的财宝,其中一辆马车上风度坐在车dǐng之处,胡汉三躺在马车里头。一行然朝着事发的地diǎn赶去。

另一边,花蓝儿焦急地来回走动:“青姐姐,他怎么还不回来啊,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啊。”

“蓝儿你这是怎么啦,我不担心他会不会出事,要真担心的话,我担心别人会不会因为他而出事。”蛇青儿説着,把花蓝儿听得一头雾水。

渊老则是忽然开口説道:“少爷他不会有事的,我们静观其变就好。”渊老可是为了解风度的实力,两人曾经大战过不下三百回合,其中的招式凶险到了极diǎn,在那种状况下风度都能从容应对,更何况是一帮乌合之众的劫匪?

“昂,好吧,我知道渊老是不会骗人的。”花蓝儿还是那般的天真可爱。

胡汉典此刻鲜血依然缓慢的往外渗着,要是风度他们再不回来,他就要因为脖颈处的伤口失血过多而亡了,到那时候可就无力回天了啊。

“家主,我看我们不能再等了,干脆杀了这xiǎo子,然后咱们全体去找寻着些劫匪的下落。”忽然纳兰顿珠身旁多了一个人,这人是纳兰家的总管,名叫徐怀。

“你以为就凭你们那diǎn实力想要对付那么多劫匪吗?我自由打算,那人是不会骗我的,估计马上就要回来了。”纳兰顿珠似乎极为自信。

忽然,一声惊叫声响起:“你们快看,那是之前的劫匪,他们真的把咱们的财宝运回来啦!”

“苍天有眼啊,真是太好啦啊!”纳兰家的人显然都是乐坏了。

纳兰顿珠一眼便看到了坐在一辆马车上喝酒的少年,旋即平淡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笑意。

只见他直接收剑回鞘,然后冲着风度所在的方向飞奔回去。胡汉典见长剑总算是离开了自己的咽喉,心中的一块石头才算是落地了,他赶紧掏出止血药擦在伤口处,这才安心的躺在了地上,真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啊!

风度看那纳兰顿珠虚空踏步而来,便也站起身来相迎。

“兄弟果然信守承诺,此番恩情我纳兰顿珠记下了,今后有何吩咐,我纳兰顿珠鼎力相助。”纳兰顿珠此刻也不好许诺风度什么,人家讲自己家族的全部财物给找了回来,这个人情迟早是要还的。

风度笑道:“纳兰大哥何须客气,在下之所以揽下此事,全是因为想与大哥这样的人物结实一番,不怕纳兰大哥笑话

,我风度是一个广识天下豪杰之人,见到大哥岂能放过。”

“哈哈,原来如此,先前我还以为贤弟你另有所图,看来是我以xiǎo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啊。”纳兰顿珠心中一阵畅快,就説嘛,看眼前之人气度不凡吗,不是那等xiǎo人,是自己多心了。

两人真是一见如故,几句话便拉近了彼此的关系,此番结交极为愉快。

劫匪们将纳兰家的财宝全部交还到纳兰家手里,纳兰顿珠又与风度客套了几句,随后便带着家族一干老xiǎo朝着东边行去。

“风度老弟,他日一定要来清灵镇找我喝酒。”纳兰顿珠大笑着説了一句话扬长而去。

胡汉三依然是一种昏迷的状态,他受的伤势太重了,一时半会儿是起不来了。

手下的一些人将天狼山寨中的事情全部一五一十告诉了胡汉典,胡汉典气得当场发飙,一拳轰爆了一块巨石!王四竟然吃里扒外,沈三居然趁乱开溜,这么多年的兄弟情全是扯淡,这些年的好心全他妈的去喂狗啦!

胡汉典看着眼前的胡汉三心中一暖,到亲兄弟永远都是值得信赖的,亏自己当时还骂你贪生怕死,是大哥错了。

“胡汉典,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不会就想一辈子在这一代当你的土匪大王吧?”风度看着胡汉典问道,説实话,虽然这家伙也是劫匪,可是他就是没心情杀,不知道这家伙哪里有魅力,让风度看着总与一般的劫匪有些不同。

胡汉典听风度这么一问:“大爷,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做,实在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啊。”

“恩?果然有问题!”风度想着,“你也别叫大爷了,听着怪别扭的,你这年纪都快当我大爷了,就叫我少爷吧。”

“是的,少爷。”胡汉典马上改口説道,“少爷,事情是这样的,我胡家之前在天岳帝国也是出了名的大家族,族中强者上千,在皇城之中也是十大家族之一,我胡家手下更是掌控着天岳帝国五分之一的兵力,我父亲可谓是位高权重,胡家在他手上煜煜生辉。

“恩?胡家?原来你也是名门之后啊,可是这和你落草为寇有何关联?”风度再次问道。

胡汉典继续説道:“少爷有所不知啊,因为我胡家权势滔天,岳家新一代国主上任后想一统军权,步要做的就是将皇城当中的世家给拿下,于是我胡家难以幸免。”

“岳家要统一政权这么做也是合情合理的,你胡家投降便是了,应该不会出事才对。”风度想着,“莫非你胡家持反对意见?”

胡汉典diǎn头表示风度的猜测是正确的。

这就难怪了,胡家和当今国主对着干,不灭它灭谁?

“少爷,后面的事情你不难猜到吧,我和弟弟一路逃到了这太行山偏僻之地,因为听説这里有风家庇护,心想或许会安全一些,可是我们到这里人生地不熟,城里也不敢去,只能上山干起了这种勾当。哎”胡汉典原来真是个有苦衷的人啊。

风度没有同情他的遭遇,每个人的一生都不会一番风顺的,就比如风度自己,他就是dǐng着无数人的嘲笑和谩骂侮辱走来的,可谓是每一步都艰辛无比,每一个脚印都踏得很稳也很难。

可是风度就算是再苦也会自己默默承受,就算命运再不堪,他也不会违背自己的本心和原则,就算他真到了穷困潦倒的时候也不去做这伤天害理的打劫行当。

“説了这么多,胡汉典,你越説我越是看不起你了。”风度忽然厉声説道,“你因为自己的窘境就干起了打劫的勾当,这几年里你打劫了多少人,伤害了多少人,这些人受得委屈和痛楚又该找谁去倾诉?我真想一刀宰了你,只是怕这一刀下去弄脏了我的脸!”

“少爷教训的是,我胡汉典不配为人,这几年算是白活了,少爷,请你赐我一死,好让我为这几年犯下的过错赎罪。”胡汉典猛然跪在地上让风度一刀杀了他。

这时候,忽然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不!大哥你没错,你曾经説过我们两兄弟走上了这条路,今后只为兄弟而战,难道你忘记了吗?”

“胡汉三?”

“兄弟!”

胡汉三拄着一根长棍子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然后他也跪在了风度的面前:“少爷,大哥他这么多年来真的很不容易,本来我们两下只想截富济贫,顺便养活自己,可是谁知道这一代无家可归的人太多了,这些山寨中的兄弟都是大哥收拢起来的,随着人口越来越多,这些人要张嘴吃饭啊,大哥也是没有办法才会这么做的啊。”

风度微微一叹:“哎,算了,我就不纠结你们兄弟两个的问题了,你们走吧,带着那帮子弟兄走吧。”

“少爷,我们”

“你们想説什么我知道,你们看我现在根本自身难保,更别説照顾你们这些人了,你们回去之后是想继续当劫匪也好,还是就此解散都与我无关,能饶你们一命是我给你们的帮助,希望你们能够珍惜这次活命的机会。”这些话出自一个看起来是个半大孩子的人嘴中,看起来是那么古怪,可是细细一琢磨还真是挺有道理。

“少爷,放心,我胡汉三今后会做个堂堂正正的汉子去见你!”胡汉三盯着风度的身影大声的吼道。

衢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张家口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海口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衢州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张家口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